医务社工

当前位置:主页 > 慈善公益 > 医务社工 >

上海:青年社工和医务志愿者怎样成为医患润滑剂

2018-01-12 11:04    浏览:

  原标题:上海:青年社工和志愿者怎样成为医患润滑剂

  点睛:上海的卫生主管部门和医院,如今开始尝试一种新的做法,让病人在出院时、或者至少在住院期间,能有好脸色、好心情,青年社工和志愿者,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剂润滑剂。第三方机构日前开展的调查显示,认为通过青年社工和志愿者的工作能促进患者配合医护人员诊疗的占75%,认为能缓解医患关系的占50%。

  癌症病房是医院里矛盾相对集中的地方。在癌症患者的住院病房里,有人因为对生活不抱希望而嚷嚷着要跳楼,也有人怀疑医护人员的诊疗水准而不配合治疗,还有的人会在病房里大声与家人争吵“到底要不要救”,激动起来,有骂街的、打架的,还有穿着病号服撞墙的。

  住进各大医院肿瘤病房的患者,几乎都没好脸色,或是低头看地板,或是躲着外人的目光悄悄抹眼泪。但在上海,卫生主管部门和医院如今开始尝试一种新的做法,让病人在出院时、或者至少在住院期间,能有好脸色、好心情—青年社工和志愿者,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剂润滑剂。

  据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党委副书记邬惊雷介绍,上海全市现已有152家单位试点医务社会工作,已有医务志愿者5万余名,为800余万人次患者提供导医、交流、探视、心理舒缓等服务;2012年至2014年,全市共有652名医务社工接受培训,医务社工培训已被列为上海市紧缺人才培训项目。

  社工和志愿者所起的作用如何?据2014年第三方机构开展的调查显示,认为通过他们的工作能促进患者配合医护人员诊疗的占75%,认为能缓解医患关系的占50%。

  哥大硕士“蹲守”儿童医院

  出生于1990年的张靓婕,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副院长季庆英的“骄傲”。她每次到市里参加医务社工会议,都会向别人介绍:“我们医院有5个社工,其中4个是社工专业硕士,还有一个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社工专业。”

  在社工工作相对发达的上海,一家医院能够拥有5名专职医务社工依然是件“奢侈”的事儿。那个毕业于哥大的“牛人”,就是张靓婕。如今的她,把自己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的—上午9点到10点,她在血液肿瘤大楼里接待家长咨询;10点到11点30分,她会在5楼和6楼白血病患儿病房查房;中午是个案管理和分析时间;下午1点半到3点半,她要给需要帮助的患儿提供社工服务;3点半到5点,又是查房时间。

  这个作息时间表,就贴在社工工作室门口的醒目位置。上面还留下了她的联系电话—实际上她可以随时接待家长咨询。她是血液肿瘤科社工负责人,也是该院唯一一名为血液肿瘤患儿提供服务的专职社工。

  有人或许会纳闷,哪来那么多案例给这小姑娘“管理”?她所在的这家医院,是全亚洲最大的儿科血液肿瘤诊治中心,仅这一个科室,就有100多张病床,每天爆满。这里每年要做150例骨髓移植手术,全年收入患儿超过600名。

  这些患儿来自全国各地,大多数人只有父母一方陪同,另一方则在外打工挣钱。有时,家长会盯着一个护士,一天问20个同样的问题—我要不要告诉孩子他得了这个病?

  季庆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里不仅患儿需要社工、家长需要社工,就连护士、医生都需要社工,“家长卖了家里的牛、田地、房子给孩子治病,有的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充饥,他们的负疚感怎么缓解?孩子临终,有个小小的做照片的心愿,谁来帮他实现?医生护士经常面对生离死别,重症患儿下病危(通知)了,谁在医患中间做沟通?”

  张靓婕自己建立了一套转介查访制度。医护人员行医过程中发现问题患儿,会转介给她;家属向医护求助、向社工求助的患儿,也会到她这里;查访发现问题患儿,她也要跟踪辅导。

  这是一项颇具挑战性的工作。有的孩子,上化疗后愈后情况依然很差,母亲在床头哭着喊着说没钱了,孩子情绪激动用水果刀割腕、拿脑袋撞墙;有的父母,当着孩子的面,大吵大闹,一个要继续治疗,一个要放弃治疗;还有的患儿哭闹着不愿配合医护接受任何治疗。

  张靓婕每天都会陪在这些孩子、家长身边,帮助他们解开心结。

  原标题:上海:青年社工和志愿者怎样成为医患润滑剂

  癌症“同伴”来当志愿者

  在医院,除了人数较少、专业技能极强的社工以外,医务志愿者也是一剂足量的“润滑剂”。

  2014年11月11日下午3点,志愿者马耀民刚一走进上海东方医院十西病区肿瘤病房,病房里的4个癌症病人齐刷刷地向他点头问好:“小马你来啦。”把随身物件往凳子上一放,小马就有板有眼做起了“医生”,他走到每一张病床前,询问病人当前的诊疗进度:“今天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6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