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师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8-07-22 12:58:06

当月,光大证券自爆家丑,以尹敏涉嫌挪用资金罪向公安机关报案。11月下旬,陈忠联“主动”提供详细资料并声明在全国各地近十家证券营业部的数百个个人账户上的资金及股票就是“英豪学校基金”用从中山二路营业部流出的资金及转出的股票所形成。光大证券及英豪学校分别向公安机关发函要求冻结上述账户。11月25日,公安机关全面冻结陈所提供的各地股票账户。

陈忠联为何主动提供股票账户并要求冻结并主动要求将“赃款”发还给光大证券?

尹敏的辩护人向《财经时报》指出,从案件情况来看,他们发现了一个三段论:大前提是尹敏构成犯罪;小前提是冻结账户上的兰州民百股票及款项是尹敏“挪用”或者“拆借”给英豪学校的1.57亿元形成的;结论是冻结账户上的兰州民百股票及款项是赃款,应返还给光大证券。他强调说,由此不难看出光大证券为何不是向陈忠联追讨资金,而是将尹敏推向法庭。

在这位人士看来,陈忠联主动提供其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股票账户名单,意图是将这些股票崩盘时被强制“平仓”所得现金,作为“赔款”还给光大证券。这样,既可转嫁光大证券对其的追究,保住英豪学校不受损失;另外,在委托理财合同中充当受托方和抵押方的壳公司,由于没有具体的经营资产,即使第三方出资人追究起来也没有实际意义。

《财经时报》注意到,重审中控辩双方的争执焦点由此集中在:光大证券是否知道中山二路营业部的融资活动?光大证券对营业部的融资事实上采取什么态度?光大证券有否使用营业部融回的资金进行自营盘的炒作并借此赢利?核心争执在于:中山二路营业部从华能公司融入资金并交给英豪学校等委托理财、炒作兰州民百等股票的行为是营业部“单位行为”还是尹敏的“个人行为”?上述问题的厘清将直接决定尹敏是否要负刑事责任。

尹敏辩称,为留住大客户和增加营业部的交易量,营业部一直存在替客户融资的现象,公司领导和营业部的其他人员均知情,总公司资产管理部的自营盘一直都有使用营业部从外单位融入的资金;营业部从华能公司融资后将钱给覃健和“英豪学校基金”进行股票交易,是单位行为,她本人没有从中牟利的动机,更加没有从中受益,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其辩护人在辩护意见中也指出:光大证券不仅知道、默许中山二路营业部长期、频繁、巨额的融资活动,且长期使用营业部融入的资金并且支配了因融资而赚取的巨额账外利润。中山二路的资金拆入、拆出行为明显是一种单位行为而非个人行为。

光大证券向法庭出具的书面证明指出,光大证券在1997年始,就规定营业部不准对外拆入、拆出资金,不准给客户融资融券,尹敏无对外融资权利,公司更没有让其对外融资。但从判决书查明的事实来看,至少在1999年下半年,光大证券仍然允许营业部融资并支配了由此带来的“账外收益”。

法庭根据光大证券有关文件及会议纪要,被告人尹敏的供述、证人黄智斌和陈忠联、林尔坚的证言及有关书证认定,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尹敏在从华能实业吸收款项再拆借给“英豪学校基金”的整个行为中有牟取私利。

尹敏将从华能实业吸收的资金1.57亿元分多次拆借给“英豪学校基金”及覃健等用于股票投资的行为是单位行为,不是尹敏的个人行为。

尹敏的辩护人告诉《财经时报》,对于“单位行为”的认定是完全正确的。这位辩护人甚至告诉记者,此前他就相信,尹敏“挪用资金罪”一定不会成立。但出乎他们的意料,东山区法院在宣判时,给出了一个他们之前曾考证过但认为不可能构成的罪名——“非法拆借资金罪”。

不过,无论是挪用资金罪还是非法拆借资金罪,对于光大证券而言,结果都一样。法庭依然判定,被公安机关冻结的由陈忠联控制在多家券商营业部的资金及股票,将退还给中山二路营业部。

这位律师告诉记者,东山区法院法官在最后宣判时,方提及“非法拆借资金罪”,法庭上已无他们辩护的机会。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上诉人可通过东山区法院或直接向广州市中院提出上诉。这意味着,尹敏最迟可在3月24日之前提起上诉。

《财经时报》注意到,重审判决所适用的法律条文主要是《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

其中,《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有两款,第一款是: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以牟利为目的,采取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的方式,将资金用于非法拆借、发放贷款,造成重大损失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

第二款是: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尹敏的辩护人向《财经时报》强调,在没有对光大证券提出刑事指控,没有判决光大证券构成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罪的情况下,以尹敏是“营业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营业部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行为中起了决定作用”为由,判决认定尹敏构成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罪是错误的。

在这位律师看来,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自然人构成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罪的,必须以认定该自然人“以牟利为目的”为必要要件,而重审判决书已认定上诉人没有谋取私利的动机及事实。

重审判决书已认定光大证券从“融资”活动中谋取了利益,“融资”是单位行为,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在此情况下如要认定犯罪,首先应认定单位犯罪。

此外,重审判决书以上诉人是“营业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营业部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行为中起了决定作用”为由判决认定尹敏构成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罪,在适用法律方面实际上是适用了《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而非该条第一款规定。在此情况下,一审法院却跳过对单位犯罪的认定,在认定单位犯罪的前提下追究上诉人作为单位主管人员的刑事责任,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并且在法律逻辑上不能成立。

尹敏的辩护人向记者强调,为了掩饰上述适用法律的错误,重审判决书在援用《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时刻意回避了是用该条第一款还是用第二款这一必须言明的问题。他告诉本报,他们将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提请上诉。

他还告诉《财经时报》,上诉的其他理由还包括:从华能公司起诉光大证券公司的五份由广东高院作出的生效判决来看,华能公司与光大证券公司之间的关系是非法借贷关系,判决认定该两公司之间的关系是债权债务关系,因此,华能公司的钱划到中山二路营业部后,资金的所有权已转移给营业部,华能公司依法只能主张债权,所以中山二路营业部融给覃健、英豪学校的资金根本不是“客户”资金,而是营业部资金。

在这位辩护人看来,拆借是指金融机构之间资金的短期融通,应准确把握该概念;并且,中山二路营业部将资金融给覃健时有股票作为质押,是业界中典型的质押透支炒股;营业部将资金交给英豪学校是典型的委托理财,双方签有委托理财合同,融给英豪学校的资金实际上是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营业部在给英豪学校提供资金的同时要求英豪学校要填补之前的亏损;因此,这些资金的融通行为均不是《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所指的“拆借”等。

尹敏案涉及数家券商以及庭审之交锋激烈,只是该案引起券商业界关注的一个方面。《财经时报》了解到,尹敏案让券商们聚焦的更大原因在于,其开创了券商受托理财业务的新历史。

其中,陈忠联在整个案件中饰演的角色,不仅让股票市场的“庄家”们学会了如何逃避融资方追讨债务的压力,更直接致使券商洞悉此案后,对三方监管的委托理财业务再不敢染指。

尹敏的辩护律师指出,实际使用了从中山二路营业部融出的1.57亿资金炒作兰州民百股票的英豪学校现仍正常运转,而目前尚无公开信息显示,光大证券已通过民事诉讼程序依法向英豪学校主张债权。

他强调,陈忠联如此配合光大证券,是因英豪学校直接牵涉本案,直接对光大证券负债,而那些被冻结账户所涉及的纠纷中牵涉的只是英豪学校控制的壳公司,与英豪学校本身没有直接关系。他透露,他曾在辩论中提请法庭注意英豪学校在本案中的利害关系,不能放纵违法操纵证券市场的“庄家”。

《财经时报》注意到,在陈忠联通过旗下壳公司展开委托理财业务的同时,曾以其在各家证券公司营业部开设账户中的兰州民百等股票作为质押,向作为监管方的证券营业部进行了一定比例的融资,如果这些股票和款项作为赃款判给光大证券,作为第三方监管的证券公司将血本无归。

如果尹敏上诉后最终依然被定罪,光大证券将有可能拿到这些被冻结股票账户的资金用以抵偿英豪学校欠其的债务,作为与英豪学校控制的壳公司有染的委托理财出资方所提供的融资将有如“竹篮打水”;如果尹敏无罪,被冻结的股票账户肯定将予解冻,光大证券和其余数家券商及出资方的命运将彻底调转。

一家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告诉记者,尹敏案曝光后,不少“庄家”都开始学习陈忠联的手法,他们资金链一旦趋紧,即向公安机关或其融资方报告其控制的股票账户,通过冻结这些股票账户,将融资方视线和追讨债务的目标转移,自己则抽身其中。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一直在努力尽快制订有关指引与审理委托理财案件相关的司法解释,但由于委托理财情况太过复杂,且委托理财黑洞越揭越大,处理稍有不慎其后果将非常严重,故该司法解释“长期难产”。各地法院对这类案件现已基本中止审理、甚至暂不受理。

尹敏的辩护人告诉《财经时报》,尹敏案件与委托理财问题紧密相关,东山区法院所做出的重审判决如果最终可以站住脚,其对于证券业中的最大震慑可能还在于:进行委托理财的券商可能会构成“用账外客户资金非法拆借罪”。即券商犯罪;券商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均有可能一起获罪。

在了解了尹敏案重审判决结果后,上述这位营业部总经理告诉《财经时报》,他现在的感受只有四个字:唇亡齿寒。

不确定性几近排除,现在联想上下都已感到收购案完成在即。一位接近联想的人士近日表示,一场应视作是新联想启航奠基礼的“合并大典”已在酝酿方案,这一大典的举办时间预计将在今年6月。

两天前,有关IBMPC德国公司将在5月最先被划归新联想旗下的消息为媒体披露,随后不久联想对这一消息予以了证实。

作为联想并购目标资产的IBMPC业务分布于160多个国家和地区,雇用员工数量约1万人,并分为3大销售区域进行运作,即欧洲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一位熟悉联想业务的人士分析说,IBMPC德国成为第一个划归联想的海外部门,这是一个带有标志性的行动,它让人感觉到联想合并IBMPC的步伐已经真正启动,蛇吞象的中国第一并购事件离最后的尘埃落定已经不远。

早些时候来自媒体的报道说,IBM德国PC部门将成为第一批划归到联想旗下的海外部门,IBM德国部门将从今年5月开始销售联想设备,这意味着联想IBM交易将首先在德国完成。消息还说,目前IBM正在为其全球PC雇员办理转接手续,这标志着联想与IBM的合并工作已经正式开始。

IBM老员工的雇用问题是合并过程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有关消息说,正是由于IBMPC德国已经结束与劳资委员会的谈判,所有的雇员已经得到了新的雇用合同,使得联想在德国进展得最快。

据了解,IBMPC德国雇用员工数量大约在500人左右,其业务规模在IBMPC欧洲中东非洲区中占有重要位置。有关人士分析说,联想IBM交易将首先在德国完成,很可能意味着到时联想对整个IBMPC欧洲中东非洲区的合并也已经接近完成。

除了欧洲中东非洲区,在一系列联想并购的目标资产中,美洲区业务则更为重要,特别是人数不到5000人的美国业务更是核心所在。外界多数认为,对美国业务的合并是最复杂的部分,其一旦完成,也标志着整个并购接近尾声。

事实上一周多前,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前完成了对联想收购IBMPC业务的审查,这一重要进展为联想收购IBMPC案铺平了道路。

而另一值得注意的信息是,即将上任的新联想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和新联想首席执行官SteveWard都先后表示并购计划于第二季度完成交易,而柳传志3月11日也向外界透露说,一个多月后他将不再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种种迹象表明,收购案的最后完成时间将会是在5月的第一周,即联想IBM交易在德国完成后不久。

本报讯南京消息: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研究员郭坤一昨天透露,长三角地区地面正在逐渐下沉,而且“这种现状越来越严重”。苏州、无锡、常州地区因不均匀沉降,目前已发生22处地裂缝。

地面沉降是一种缓变型的地质灾害,是一种“沉默的土地危机”。据悉,长江三角洲由于区内持续的地面沉降,改变了区域地貌形态和地表水的自然排泄条件,造成洪涝灾害频发。

郭坤一称,除了合理开采地下水之外,还应积极推广地下水人工回灌。就是将水源通过泵机组交换热量后,再注入到地下含水层中去。这样做可以补充地下水源,调节水位,维持储量平衡。(陈旻)

您知道吗?金针菇在有的国家被称为增智菇,增智菇的美誉可不是凭空而来的,因为它富有赖氨酸,可以活化人的神经细胞,促进智力的发展,还有研究数据表明,1000克的金针菇所含的蛋白质相当于2000克瘦肉、3000克鸡蛋,或者是12000克牛奶的蛋白质的含量,可面对这些数据有人还嫌它的营养不够,在做金针菇罐头的过程中还要加入他们精心配制的营养水,这营养水里又有什么营养呢?

前不久,记者和国家质检总局的调查人员在北京市岳各庄农贸批发市场调查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些批发点销售的金针菇罐头商标上虽然标注的保质期为一年,但销售商却告诉我们,实际的保质期要比这长得多。

记者在市场上了解到,正常情况下金针菇罐头保质期为1年,但是有的厂家生产的金针菇罐头不仅保质期长,而且看相好,颜色格外金黄发亮。这是什么原因呢?记者和调查人员决定根据掌握的线索到这种金针菇罐头的生产厂家进行调查。

位于江苏省徐州市南郊的三堡镇徐村是当地有名的金针菇罐头生产基地,北京市岳各庄批发市场经销的一部分保质期超长的金针菇罐头就是从这里进的货。我们首先来到了真兵罐头加工厂,(现场)车间里污水横流,工人把没有清洗和消毒的瓶子直接用来装煮熟的金针菇。

据工人介绍,金针菇煮熟时颜色会变暗甚至变黑,用这种特殊配制的营养水不仅可以使金针菇的颜色变得光亮好看,而且保质期也会更长。

中科健(000035.SZ),这家历经风云的公司,继广州海纳退出和总裁履新之后,迎来了其第二个买家。

接盘者是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福建资本大鳄林腾蛟。从年初有关传言初起,到烟花三月谜底初步揭开,这家民营集团终于浮出水面。

3月16日,记者从香港阳光国际集团(下称“阳光集团”)某高层的投资顾问叶先生处获知,阳光集团已与科健集团基本达成意向性协议,拟出资1个亿受让科健集团持有的中科健29.01%的股份。

阳光集团,由林腾蛟1995年创办,近年在教育、地产等领域做得风生水起。据介绍,阳光旗下资产包括阳光发展(000671.SZ,含地产和电力)、星网锐捷(即将在香港主板上市)及各地酒店、地产等,集团总资产规模超30亿元。

“阳光看好中科健的复合品牌手机和三星科健合资公司。对于1个亿的投资,我认为基本是没有风险的。”叶先生说。

对于阳光集团收购之事,中科健董事长郝建学和新任总裁王栋,却闪烁其辞。“一切要等公告出来才能对外发布。”王栋说。

坊间对林腾蛟的所知,要源于2002年阳光集团收购石狮新发(后更名为阳光发展),从而借壳上市。尽管去年也曾传出阳光发展被恶意收购的新闻,但真正隐于幕后的林,却从未走向前台。

如果成功收购中科健,加之星网锐捷(原实达网络)即将香港上市,林腾蛟将坐拥海内外三间上市公司。

据介绍,阳光强调务实、管理到细节。阳光的每一个项目,包括地产、酒店、教育和IT都管理得很好,效益不错。

“至于是否收购中科健,现在我还不能透露。”林腾蛟表示。不过,据上述叶先生透露,此方案已得到中科健债权银行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