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之夜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8-07-17 22:43:24

报道说,中枪警员冼家强康复速度进展良好。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刘锦华昨晨与数名警务人员到院探望后表示,冼称对自己健康有信心,很想尽快返回工作岗位,并与到场探望的同僚用力握手,笑言“我一定得!”

另外,报道说,“魔警”徐步高的遗孀面对亡夫由警察变为千夫所指的“杀人狂魔”,承受沉重压力,连日以泪洗脸,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刘锦华也证实,徐妻曾向该会寻求心理辅导,会方转介给警察福利部跟进。另外,徐妻友人表示,她对警方至今未有详细披露案情甚感不满,并称仍相信徐步高是一个好丈夫及好爸爸。

中新网3月25日电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各地24日爆发了反对打击非法移民法案的集会,数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洛杉矶、菲尼克斯城和亚特兰大市等地的示威者组织了学校罢课、工人罢工、游行等活动。

当局称,在洛杉矶举行的示威活动导致黑人学生和西班牙裔学生在一所中学发生了冲突,但示威活动大体上是平静的。洛杉矶附近的杭廷顿公园中学的至少500名学生当天早上进行了罢课,数百名学生走上街头,其中一些人还拿着墨西哥的国旗。这些学生来到另外两所中学,试图鼓动其它学生参加示威活动,但这两所学校的大门已被锁住了。

在菲尼克斯城,警方称,1万名示威者游行前往法案共同发起人、共和党参议员克伊尔的办公室,由于人数众多,市区的一条主要道路陷入瘫痪。29岁的示威者格里尔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实现美国梦。上帝创造了我们所有的人,他不是美国的上帝,他是全世界的上帝。”

在乔治亚州,活动分子称,数万名工作人员昨天参加了罢工行动以抗议乔治亚州众议院23日通过的一项法案。这项尚需乔治亚州参议院通过的法案将拒绝非法成年移民享受州福利措施,并向非法移民的汇款加收百分之五的附加收费。

支持者称,乔治亚州的这些措施对于国土安全至关重要,并使有限的福利资源用于那些有权合法享用它们的人身上。反对者则称,这项法案对于那些满足州最大一些行业需求的工人们不公正。

示威者组织者马斯估计,有8万名西班牙裔工人没有去工作。200名示威者聚集在乔治亚州议会外,一些人身上裹着墨西哥的国旗,他们举着标语牌上写着:“不要惊慌,我们是西班牙裔人。”、“我们也有梦想。”

数万人24日走上密尔沃基市的街头参加“没有拉丁裔人士的一天”的活动抗议国会打击没有合法证件的工人。警方估计有1万多人参加了示威活动,他们一直游行至市中心。组织者声称有3万人参加了游行。(固山)

中新网3月24日电中国人事部今天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2005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接收及2006年需求情况调查分析》,今年各就业渠道需求毕业生比例将与上年基本持平,学历需求仍以本科学历为主。

通过对调查结果的分析测算,预计2006年不同性质单位需求高校毕业生的数量和比例分别为,党政机关64528名,占3.9%;事业单位242789名,占14.6%;国有企业418336名,占25.2%;非国有单位937333名,占56.3%。与上年需求毕业生情况相比,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需求数量略有下降,非国有单位需求情况继续呈上升趋势,非国有单位仍将是高校毕业生就业主要去向。

县以下党政机关需求毕业生数量为35378名,占总需求的2.1%,与去年相比有所上升。在非国有单位和县以下党政机关需求毕业生人数增长的情况下,需要各地政府人事部门更积极主动地贯彻中办、国办《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意见》的各项政策措施,为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提供方便。

从学历上看,2006年用人单位需求仍以本科学历为主,统计地区对本科生的需求占到总需求的55.5%。

中新网3月25日电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巴勒斯坦议员萨博·埃雷卡特24日表示,一项控制有数亿美元资金的巴勒斯坦投资基金将继续处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掌控之下,这一决定将意味着,在下个星期哈马斯上台之后也将无法享用到这笔钱。

与此同时,据埃雷卡特称,在哈马斯上台之前阿巴斯还采取了另一项措施来巩固自己的权力,他计划组建一个新的总统直辖部门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边界地区的穿越路口进行监控。埃雷卡特说,他本人已经被阿巴斯任命为该部门的负责人。他说,这一部门的任务就是解决巴以边界线上的争端,这些争端经常会导致穿越路口被关闭。

上述基金由阿巴斯的前任阿拉法特在2000年建立,阿拉法特任命了改革派的财政部长法亚德代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来运用这些资金进行投资,但在法亚德1月份辞职竞选议员后,当时的总理库赖就接管了这一基金。

眼看30日新的哈巴斯内阁就将宣誓就职,阿巴斯的一位高级助理透露,阿巴斯决定将上述基金归到他的办公室名下。至于这项基金到底涉及多少钱还不清楚,2005年年初进行的一项国际审计显示,相关的投资活动使得这项基金控制的资金数额已经由9亿美元增加到了14亿美元,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已经动用了其中的一些钱来支付开支。

阿巴斯如果掌控这项基金将使得哈马斯政府的财政状况更加糟糕,因为巴政府12年以来一直依赖国际援助才得以生存下来。在哈马斯上台之后,来自外界的现金援助预计会更少,因为西方国家已经威胁,除非哈马斯改变其极端立场,否则就要停止数亿美元的援助。

而阿巴斯组建巴以边界监控部门的计划也是权力斗争的一部分,到目前为止巴以边界地区一直是由巴内政部负责的,而内政部在哈马斯上台后将归于哈马斯政府管控。

将近一年来,以色列一直以面临安全威胁为由不肯开放加沙地带的一个主要货运路口。巴勒斯坦人则认为他们因为哈马斯在大选中获胜而受到了惩罚,而且一直到最近都拒绝以色列提出的开放另外一个路口的提议。(春风)

新闻会客厅3月24日播出节目《王陇德:结核病卷土重来》,以下为节目内容。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决策者说》。这期节目的主题是什么呢?这期节目的主题是调查。我想问,比如一提到让你特别担心的传染病,你马上会想到的两个会是什么?

主持人:调查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感觉今天我们这期节目基本上可以不做了,因为我们的主题很少被人提到,但这也正是我们做这期节目的最主要的原因,决策者说的时长是40分钟,这40分钟还会发生什么呢?在全球每天40分钟里头会死亡139个结核病的病人,这一点您知道吗?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将请到卫生部的副部长王陇德为我们详细解读结核,和我们每个人有关的这种危险。有请王部长。王部长,刚才我这儿做了一个现场简单的调查,我就说让你最担心的两种传染病,只有一个同学,还是估计临时想起来了。

王陇德: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结核病防治知识的宣传教育还需要更广泛地普及。

主持人:谈到了肺结核,你觉得现在人群中这种现象普不普遍,一谈传染病,几乎没有人谈到结核?

王陇德:应该说结核病原来是一种影响人民健康非常重大的疾病,中国有句俗话叫十痨九死,当初是没有药物治疗,后来自从科学界发明了链霉素等等以后,结核病变成了一种可治疗的疾病,但正是因为这种药品的发明,使得结核病能治疗以后,在很多情况下人们都忽略了它,可是它的传染性是非常强的,所以这些年每年全球以1%的速度在增长。

主持人:刚才在调查的时候好几个人都谈到艾滋病,的确大家觉得非常危险,这它跟艾滋病等量级是不是差很多?

王陇德:应该说它几乎是同等重要,因为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全球需要重点控制的三种疾病,就是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

主持人:其实我今天上午还在看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里您当然更清楚了,寸字寸金,可是我看到了艾滋病,第二个就是结核病,然后就是血吸虫,为什么政府工作报告这么寸字寸金的地方还要把结核病写进来?

王陇德:因为结核病在我们国家目前应该说流行还是非常严重,而且我们国家是世界上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我们国家结核病的病人在全球占了第二位,除了印度,就是我们国家了。

主持人:我这儿要拿一个题板,咱们共同解读一下,你看第一个数字全国有多达5.5亿的人口感染结核菌,占了我国总人口的45%,这是真的吗?

王陇德:是。因为很多人他是感染了结核菌以后,他自己身体抵抗力非常强,所以他没有得病,没有表现出症状,等到他的身体抵抗力弱的时候,他就可能再发生,就发病了。你可以看到很多人去透视,肺部有钙化点,这个钙化点就说明你感染过结核。

主持人:第二个,全国每年约有13万人死于结核病,这个算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呢?

主持人:面对这个数字的时候我还有一个问题,这13万人都是谁,大多分布在哪儿,他们的生活状况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条件下?

主持人:你看我们再来看第三个,全国目前结核病患者约450万,这个数字又意味着什么?

王陇德:在我们国家好像13亿人口,你看450万你觉得似乎是一个小数子,可是把这个数字要放在欧洲去,那就是一个城市的整个人口甚至一个国家的人口,同时目前这个450万里,大概有145万的传染性肺结核病人,这个传染性肺结核病人,一个病人一年可以传播十到十五个人,如果发现比较晚,你看他这个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

主持人:这个数字足够让我们提起心来了,可是又看到了第四个数字,我觉得心提得就更高了。全国目前正在接受治疗的结核病患者只有60万,那390万哪儿去了。

王陇德:那390万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他是非传染性病人,就是他不是排菌的,这是占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我们还没有发现他,因为我们到2005年年底为止,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是传染性结核病人发现率达到70%,也就是说还有一部分人他要么自己不知道,要么有点症状,但是他没有去就医,要么有些贫困人口他不去就医,实际上国家现在已经确定了对于农民患者,对于城市中负担不起的人群是免费治疗的。就是他不知道国家的政策,他觉得自己没钱,他不去就医,所以还有一部分病人应该说是隐藏在这个社会中间。

主持人:我这块可以告诉你一个发生在我生活中的真事儿,是我惟一的一个嫂子她的妹妹跟我同龄,就在十年前的时候,因为肺结核死亡,当时因此我非常震惊,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病还能死人,并且她家里也并不能说特别地缺钱,就是说我们曾经在现代居然有的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就是说它是不能治的是吗?

王陇德:对,特别是多耐药的结核菌感染,治疗起来应该说是非常困难,而且治疗的费用也非常昂贵,像普通的结核病人,现在一般半年的治疗吧,仅仅药费大概就是200块钱左右,可是耐药性结核病人如果要治疗,一个是时间拖长,另外一个就是得多种药物联合化疗,多种药物联合化疗费用就比较昂贵了,现在一般得两三万块钱。我们国家耐药病人占了全球的四分之一,所以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讲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现场还请到了一位来自河南基层的,是咱们新密市结防所的医生,是靳鸿建,让您这么多年印象最深的,跟结核病有关的细节会是什么?

靳鸿建:这几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国家没有对结核病人实行免费之前,有些结核病人的确没有钱治疗,结果都造成家破人亡,我们那有一个村有个病人,就是在我85年我去调查的时候,这个病人才23岁,年轻的小伙子,因为他得结核病,没有钱治疗,他父亲就在村边搭一个小棚子,叫他住在里边,为啥?因为他家还有弟弟妹妹,他父亲怕他这个细菌传染给他的家人,孩子,他就在那儿路边搭一个小棚子在那里边等死。

靳鸿建:等死,我去看他的时候,这个23岁的小伙子原来体重130斤,我去看的时候,只剩下70多斤了,骨瘦如柴,苍蝇爬了一身,他说医生,你赶紧救救我吧,这时候我就到乡政府去找乡长书记,乡长书记同意从民政上给他解决200块钱,叫他去住院,结果等我第三天把这个喜讯告诉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头天晚上已经死了。我想到这个事情我就感到非常沉痛。

主持人:靳大夫,我得向您咨询两个事儿,第一个事儿是,现在咱们比如说很多农民朋友或者县级以下的居住的人,有多大比例知道只要是肺结核,日子过得不太好,都会免费治疗,这件事儿知道的程度高吗?

主持人:第二个是咱们这两年报病的,比如乡里的、村里的增加的怎么样,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靳鸿建:态度是非常积极,因为报病有奖,这项工作是我们那个地区86年都已经开始做这方面工作,所以乡镇医生对这方面比较熟悉,因为我们每年还要下乡去检查,发现他们有落下结核病还要进行一些处罚。

主持人:王部长,像比如说靳医生谈到的这样一种情况在全国是普遍的吗?他们那儿是算做得好的还是平均水平?

王陇德:应该说比较普遍的,因为我们这两年特别对于比较落后的12个省,专门下大力气抓了一下,而且加强了督察工作,我们这个督察一个季度两次,一次是专家督察,一次是行政督察,政府督察的时候就是这一季度初,专家督察了以后,发现什么问题,我到这一季度末我还是去看这几个问题,你做了改进没有,所以目前病人的发现督导服药应该说质量基本上都是赶上去了。

主持人:我们通过一个案例来先聊一聊,接着再向您请教,因为很多人可能也不明白,究竟结核病在目前该是怎么样的治法,容易犯什么样的错误,我们现场请来了一位大爷,他的名字叫周德泰,今年80岁了,看身子骨特别硬朗,但是是一个痊愈的结核病的患者,说您有过40多年。

周德泰:邱大夫一边老是不松手,因为我的年头多了,咱们也跟他说了,一开始我还不让瞧,我还翻脸了,一说让我检查,我就翻脸了,我说我不瞧了

邱翠丽:这是他40多年以后第二次发病了,第二次发病是因为他喘得比较厉害,到医务室去领(哮喘)药,医务室的同事不给他了,他说为什么,他跟人发脾气,医务室说小红门医院告诉我不能给您哮喘药了,他紧接着拿着一个一米长的棍子,很粗,对着我们那个大夫从楼道一进门就开始嚷嚷,你们为什么不给我药,还让我憋死啊,拿着棍子就要打我们的大夫,我当时一听到,我就把他给扶下了,搀到我的监化室,我就把这个问题跟他说清楚,因为当时是由我们医院做筛查,给他查出来了,我们就根据我们结核病的管理,得上报,上报到结防所,老头不干了,怎么也不干了,我不瞧了。紧接着就走了,走了以后,我这个程序已经报完了,这个病人我没有放弃,我紧接着找他们村医务室的人,还有我们保健科的一起入户到他们家。

主持人:为什么呢?在回答之前我要先介绍一下您,正在说话的叫邱翠丽,专业词儿叫督导员,我们最熟的词儿是大爷的干女儿,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治病当中建立的革命友谊,是北京小红门村小红门医院的医师,所以说督导员很专业,但是督导员要干什么呢?

主持人:这大爷您刚才说了脾气不好,拎这么粗的棍子,你还让人家天天吃药都要当着您的面吃,这是防治结核病的特殊的地方吗?

邱翠丽:对,如果断了药了,病人就会形成刚才王部长说的,形成耐药问题,耐药以后,加重他的病情不说了,他对其它的药物也不会很敏感了。

邱翠丽:因为那个时候天气还比较好,也不冷,然后他天天早晨遛弯,我说您就以遛弯的形式到我医院来,我给您拿药吃。

邱翠丽:这个就是后来的几个月,因为慢慢天气冷了,后来后三个月冷了以后我就坚持到他家里去,送了又三个月。

主持人:挺好的。这样一个案例一下子给了我们好多原来都没有想到让我们不熟悉的治病的过程,这要回到部长这儿来了,是不是所有的现在目前在防治结核病的时候,天天要吃药?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

王陇德:对,我们是这样,这个是现代结核病控制策略的主要内容之一,它的关键就是结核病人要在督导员的面视下服进这个药品,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一个比较长的疗程,结核病是比较长的疗程,你说我们感冒了以后偶尔两三天服服药可以,稍微一好就停了,有时候也可能就忘了,这种就容易造成耐药的可能,因此说必须得在督导员直视下,他来服药,这是现在结核病策略的主要内容之一。

主持人:这是一种新的形式,我们接下来应该放一个LOGO,我不太明白,我想请王部长帮我们解读解读。

王陇德:这里面底下中文字大概很清楚了,这个不用我解释了,黑字就是TB,上面那个是STOP,就是制止,O变成一个手,就意味着我们要拒绝结核病的感染。那个字反过来看是STOP结核,但是正过去看是D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