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啤酒大赛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8-07-15 03:13:31

八、双方支持加强联合国作用及其改革,将继续加强在联合国框架内及其他国际组织中的合作,以有效应对国际和平与安全面临的各种威胁和挑战。双方赞同国际关系民主化,尊重多边主义和文化及发展模式的多样化。

九、双方认为,恐怖主义是国际社会的公敌,是对人类文明的严重威胁。双方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支持在《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公认的国际法准则的基础上预防和消除恐怖主义,发挥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在这一领域的重要作用,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在反恐方面的合作。

身为黑龙江省长,张左己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但哈尔滨停水事件,他的“第一口水我先喝”,及此后的七台河矿难,重重压力,让他成为全国的焦点人物

“请大家相信,政府一定会对百姓负责的。4天之后,第一口水我先喝。”11月23日,张左己公开表示。

11月27日下午6点,他走进哈尔滨市道里区新阳路289号的市民庞玉成家,老人将刚烧开的水杯递给张左己,他先呷了一口开水,然后一饮而尽。

“看到省长喝了第一口水,我们的心确实踏实了。”哈尔滨市总工会的一位女干部说。

“我是省长,也是黑龙江的百姓,是哈尔滨的市民,在突发事件面前,领导更要临危在前,居安在后。作为省长,我更要带好这个头。”张左己说。

27日18点刚喝完第一口水,21点40分,黑龙江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东风煤矿发生爆炸事故,220人被困井下。张左己又紧急赶往矿难一线。

1945年元月,张左己出生在黑龙江巴彦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17岁,张从巴彦县中学考取黑龙江大学俄语系,从1962年到1968年,张左己在黑龙江大学度过6年。适逢文革开始,本来1966年就该毕业的他,又在学校滞留了两年。

“话不太多,性格比较内向,学习非常刻苦。”年届70多岁的阎家业老师回忆说。

如今已退休在家的阎家业,是张左己大学时代的平行班的老师,要不是从大学一年级一直带到四年级,他几乎对张左己没有很深的印象。

“没有当班干部,不是很活跃,他是个农村孩子,家庭比较贫寒,口才一般。”阎家业说。在阎的印象中,大学时代的张左己是个很普通的学生,在学校并不活跃,非常老实、本分。据阎家业回忆,张左己本名叫张忠孝,左己是工作以后才更改的。

23岁那年,大学毕业的张左己被分配到国营123厂子弟中学当俄语老师。国营123厂属于三线军工企业,地理位置偏僻,现在位于齐齐哈尔市的碾子山地区,条件很艰苦。和张左己一起分配到国营123厂子弟中学的,是他现在的妻子,当时他们是大学同班同学。

两人在碾子山度过了9年的艰苦时光。踏实肯干、务实严谨的张左己,也一步步从中学教师转至工厂宣传部干事、厂党校副校长。

1977年,张左己全家来到北京。张左己在第五机械工业部政治部做了三年干事。其间,他还到中央党校理论宣传干部班深造。1982年,张左己任兵器工业部机关党委宣传处副处长、机关党委副书记。

1986年11月,中央直属机关进行机构改革,撤消机械部和兵器部,成立国家机械委员会。时年42岁的张左己转升至劳动人事部劳动力管理局副局长。后来,张担任劳动力管理和就业司司长,官至司局级干部。

1991年,中组部从国家部委选拔一批中青年干部到基层锻炼,张左己被安排到西安市挂职任副市长。

当时张凡是西安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张左己分管劳动部门,他们是同僚,平时开会经常碰面。在张凡印象中,张左己工作踏实,对于劳动方面的业务很精通。

1993年,张结束西安两年的挂职副市长,再次升迁,被任命为劳动部副部长。

1998年,在新一轮大规模机构改革中,中央撤消劳动部,新组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张左己被任命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党组书记。

张左己的担子并不轻松。与劳动部不同的是,新部门的难点在于社会保障,中国正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期,国企职工下岗、机关干部分流、离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发放等,都是张左己急需解决的难题。

就在他即将离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任时,一件恶性事件直接考验了张左己面对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

2003年3月12日,一个东北男子闯入英国路透社驻北京分社,声称要向记者状告黑龙江省伊春市精神病医院和法院。该事件发生后,立即引起了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

当天下午,张左己正在参加“两会”,在人民大会堂的新闻发布会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有境外记者将此事件与中国的社会保障问题联系在一起,向他发难。张左己当着数百名中外记者的面,从容回答,阐述中国政府对待国企职工的社会保障政策,有效化解了危机。

2003年春,中央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大战略。黑龙江是国企重镇,出生于黑土地的张左己,有着9年国有企业的基层工作经历,10年领导兵器军工企业的管理经验,娴熟于转型期的社会保障工作,这使得他成为该省省长的合适人选。

2003年3月,张左己被中央任命为黑龙江省委副书记,2003年4月正式当选黑龙江省省长。在当选后,他动情地向全省人民表示:他是农民的儿子,他要为这片黑土地尽职尽责。

作为国有企业比重最大的省份,黑龙江全省5926户国有企业,亏损面达44.9%,资不抵债面36.7%。国有企业不良资产欠亏挂账856亿元,而国有净资产却仅为421亿元。

20多年来,东北三省工业总产值在全国所占份额一路下跌,由原来的16.5%下降到9.3%,降幅超过40%;黑龙江省从工业总量第7位下降到第14位,人均收入曾一度跌到全国倒数第二,仅次于西藏。

张左己刚上任不久,就回到母校黑龙江大学,除了看望老师外,他在自己曾经的宿舍前,驻足良久。

如何使黑龙江尽快摆脱现有的困境,完成中央赋予的新使命,这是出任地方最高行政长官的张左己,面临的最大压力。

新闻回放:前往大连投资并居住在中山区花香维也纳公寓19楼的两名外地女子张丽群和李鑫,夜半听到隔壁传出“难以入耳”的声音。2004年5月8日零时许,二人拍墙警告。隔壁的两名日本籍男子和一女子敲开房门后,暴打两名中国女子。

次日,大连市中山区刑警队认定只有一人动手伤人,并对其中一名日本人(较为年轻者)作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

晨报大连讯(记者虞禄洋)“申请本案审判员赵盛国予以回避……”昨日,当原告律师宣读原告提交的回避申请时,法庭内绝大多数人显得对此没有准备。

迟至距案发19个月才在大连中山区法院开庭审理的“日本男子大连暴打中国女案”,庭审正式开始仅25分钟即宣布休庭。

向阳的一位朋友拨通了案发目击者——“神秘女子”林丽华的手机,用简单的日语与她通话。但林丽华直截了当地说:“我听不懂!”使用汉语交流后,林丽华在被问及是否要出庭时挂断了电话。

8时40分许,庭审正式开始。此时,法庭内仍不见栗本、恩田和神秘女子林丽华。(这也证实了此前记者间关于栗本和恩田可能不会出庭的猜测。)此外,原告李鑫和张丽群也未到庭。

几分钟后,审判长询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是否要求审判人员回避。此时,原告律师出人意料地宣读了一份由李鑫和张丽群联合署名的“回避申请”:申请本案审判员赵盛国予以回避。

回避理由是:第一,本案严重超过审理期限。“本案2004年5月18日立案,2005年12月7日审理,整整经过了一年零六个月才开庭审理,严重违反了民事案中一审审理时限……我们认为负责审理此案的审判员法律意识淡薄。”

第二,本案举证、质证到2004年已经届满,根据法律规定,法院不应该再继续受理任何一方的证据及对证据的质疑。“而在2005年中旬法院突然接收了对我们两个人医药费鉴定的申请,说我们医药费花多了,赖在医院里不出来……我们对本案承办法官能否公正审理本案失去了信心。”

法庭当即宣布休庭,双方代理律师及所有旁听者表情复杂地等待着。被告律师连声对记者说:“没想到原告会申请审判员回避。”并解释举证超时是由于法院通知到达较晚造成的,并指出原告也有举证超时的地方。

记者在休庭后找到中山区法院相关办案人员,就传票是怎么送达到被告手中的、为什么会在立案近19个月后才开庭等问题进行询问。对此,法院表示8日再给记者答复。

栗本、恩田和神秘女子林丽华在大连吗?被告律师称栗本和恩田不在中国,他们甚至没有见过被告,材料都是传真的。但原告律师向阳却肯定他们都在中国。因为有媒体记者最近还与栗本通过话。(此前,向阳已向法院申请拘传二被告。)

向阳提供的栗本的手机号是大连的。7日17时许,记者再次拨打。随后,一男子用小灵通回拨,说了几句日语,记者问:“栗本先生,知道今天的庭审结果吗?”对方表示不知道谁是栗本,并且说自己不会日语。

原告李鑫和张丽群为什么没有出庭?作为原告的李鑫和张丽群,昨日已经到达大连。但她们在电话里向记者表示:“打人的不来,我们被打的出庭不是自取其辱吗?要栗本和恩田到庭,就是要与他们当庭对质,让他们当庭道歉。他们不来,我们出庭就没有意义了。”

她们说:“曾经在大连找过律师,后来那个律师迫于压力不干了,之后大连的很多律师不肯接案子,最后才找到北京的律师向阳。”

原告索赔金额是否过高?据了解,原告提出的各项赔偿累计达到20多万元。其中,李鑫一个人的就有151675.03元,主要有:一周的医疗费12185.03元、误工费10万元、一个月的护理费5000元、营养费4100元、精神赔偿金3万元。

李鑫说,自己是房产公司经理,月平均收入是可以调查出来的,至于医疗费也可以到医院调查。

对此,被告律师承认,原告索赔过高确实是双方不能达成和解的重要原因之一。

央视《东方时空》栏目12月8日在《时空调查》板块中播出节目《天价医药费不是个案》,以下为节目实录。

发生在哈尔滨的天价医药费事件正在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如果你或你的家人住院你是否会主动向医院索要收费清单,今天的时空调查就关注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先回顾一下哈尔滨天价医药费的事。

翁文辉生前是哈尔滨市一所中学的离休教师。一年前74岁的翁文辉被诊断患上了恶性淋巴瘤。因为化疗引起多脏器功能衰竭,今年6月1号,他被送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心外科重症监护室。

患者老伴富秀梅表示他们从来没欠过医院一分钱,只要医院提出药费,不管是多贵,他们都会想办法交齐。富秀梅保留着二个月来在医院给翁文辉交费的每一张收据。67天住院时间,他们共向医院缴纳了139万7千多元。平均每天将近2万1千元。但是这几百万元的花费没能挽回老人的生命。今年8月6日,翁文辉因抢救无效在医院病逝。

在料理后事准备和医院结帐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翁家对那一摞巨额的收费单开始产生了怀疑:在住院收费的明细单上,记载着病人使用过一种叫氨茶碱的药物,但是翁文辉对氨茶碱有着严重的过敏反应。为什么病人应该严禁使用的过敏药物会出现在收费单上?收费单背后还有什么?几经努力,翁家8月12日从医院复印到部分病历资料,这些病历非但没有解决他们的疑惑,相反,带来的是更多的不解和震惊。按照医院的收费标准,胸腹水常规检查每次收费32元,在患者翁文辉去世后两天,还出现了两次检查,收化验费64元。医院对此的解释是,计算机输入错误,把账单打错了。另外在7月31日的收费帐单上,还显示,这一天医院收了翁文辉22197元的血费,一天给病人输血达83袋。

如果加上自购药,两个多月时间,翁文辉的医药费超过500多万元。但是这500多万元,家属认为很多地方花得不明不白:为什么严禁使用的过敏药会出现在收费单上?病人去世后的化验费用是怎么产生的?一天之内,又怎么能输入106瓶盐水?这些仅从常理来看就让人难以置信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医院自己的调查结论为:对翁文辉的收费不但不存在乱收费的问题,而且医院还减免了他不少的费用。家属对这个结论非常不满,强烈要求重新调查。目前卫生部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正在哈尔滨展开调查。

不管最后调查的结果怎样,但行内人却认为不外乎反映出三个问题:一,医院管理混乱,医院对出现的账目混乱归结为电脑出了问题,但电脑的操作者也无外乎是人,医院的账目管理如此混乱让人惊讶。二,搭车药,行内人解释说这其实是指的大夫把自己熟人的医药费用记在别人的账单,因为有些人是公费治疗,也不会去查账,这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医院都存在的现象,但这样的事也不算新鲜。三,开花账,这指的是医院把病人没有的花费开在病人身上,病人实际上并没有受到相应的治疗。不合常理的收费项目,天价的收费帐单,这样的事其实并不是个案,其实就在今年9月底,我们东方时空报道的一个发生在深圳的天价医药费的事和哈尔滨的事例如出一辙。

患者诸少侠因心脏衰竭在深圳人民医院住院119天后病故,医疗费用92多万元,再加上医院推荐家属自费购买的药品费用,诸少侠住院119天的费用高达120多万元,巨额的医疗账单让家属产生了疑问,开始仔细核对账单,这一核对,一系列奇怪的治疗方法和收费开始浮现出来。患者家属告诉我们,1月3号那一天,账单上显示抽他的动脉血是15次,静脉血是11次,也就是说一天抽了26次血。

面对一天抽了26次血,每次收费6到10元的帐单,作了一辈子医生的谢端午很奇怪,患者怎么会在一天时间里被抽了26次血。这个疑问还没解开,又发现更多让她怀疑的事情。

账单上显示有一天抢救60次,59次成功。而家属翻看当时的处方,数来数去只有17次。剩下43次不知道是在哪里。医院规定,大抢救一次是300元,中抢救250元,小抢救150元,大中小是什么限度,医院却没有人知道,谁也说不清了。

患者家属反映,这份120多万元的账单中,存在几十万元的乱收费问题。经过深圳市卫生局的调解,深圳市人民医院退回了患者家属一部分调查认定属于乱收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