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兽传说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8-07-15 03:13:41

与伊拉克高等法院熟悉的人士透露说,与一审完全不同的是,二审时检察官将当庭出示多项“铁证”,其中之一便是23年前曾经参加杜贾尔村屠杀案的关键人物的证词。

提供证词的是伊拉克前高级情报官瓦达·谢赫。据杜贾尔村案首席检控官加法尔·穆萨维透露:“谢赫在协助巴尔赞·提克里提把受害者从杜贾尔村转移到阿布格里卜监狱和哈基米亚监狱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也直接参与执行了其中一些针对他们(杜贾尔村民)的判决。”

如今,谢赫成为了杜贾尔村屠杀案中控方用来对付萨达姆及其同母异父兄弟巴尔赞·提克里提的重要证人。不过,身患癌症的他最终没有能够等到出庭的这一天。10月27日,他因病去世。在死前4天,他录制了一段录像证词,揭发了当年杜贾尔村屠杀案的内幕。指证的全过程将在28日的二审中当庭播放。

谢赫说,他曾把对杜贾尔村民采取的所有行动写成一份报告,通过萨达姆的女婿和助手侯赛因·卡迈勒递交给萨达姆。

对杜贾尔村许多受害者来说,他们噩梦的第一步是从哈基米亚监狱开始,而当时掌管这座监狱的正是身为情报官员的谢赫。其中大多数人都遭到处决,还有46人据说死于酷刑。控方原本准备起诉谢赫,但最后决定让他充当污点证人。

伊拉克特别法庭10月19日首次审理萨达姆时,主审法官阿明最后不得不宣布延期审理,原因就是大约30名本应出庭的证人由于担心安全全都没有出现,使得案件审理无法继续进行。与此相比,二审终于有证人同意出场了。首次出庭的证人是9男1女,他们将躲藏在一张大帘子后面,对萨达姆提出指控,以免暴露身份。庭审观察员们则坐在法庭内一块单面防弹玻璃后,观看审判全过程。

证人能答应出法庭需要有莫大的勇气。据27日的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说,杜贾尔村几天来已经出现了大量恐吓传单,威胁胆敢出庭作证的人。面对如此恐吓,部分证人退缩,说原本答应出庭作证的阿卜杜拉·洛威德和他的儿子马扎尔上周就表示,他们将不打算出庭作证。

但是仍有10名证人终于答应出庭,其中包括首席证人乌姆·塔拉尔。塔拉尔的丈夫、6个女儿、6个儿子、1个儿媳妇和6岁大的孙子都死于杜贾尔村屠杀案。早在6月初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塔拉尔就表示:“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我活着就是为了能亲眼看到萨达姆被押上审判台。”

由于遇到证人不出现的尴尬局面,首次庭审只持续了3个小时。路透社说,如果这次证人们变得更加“勇敢”,一些官员们预计二审将持续几个月,但考虑到12月15日伊拉克就将举行新的议会选举,届时继续开庭危险系数比较高,因此很可能在选举前暂时休庭。

美联社27日则报道说,一些美国和伊拉克官员希望这次审判至少延续到12月1日,然后休庭,待议会选举结束后再开庭。

为了防止萨达姆像第一次庭审那样将法庭变成“雄辩台”,伊拉克高等法院修改了相关程序,让老萨有嘴说不了。根据新的审判程序,不论是检察官,还是被告,如果想询问证人的话,只能通过法官传话。这么一来,作为被告的的萨达姆,显然失去了与证人当面交锋并将审判台变成演讲台的机会。

与一审什么结果都没有不同的是,二审会有初步的结果。尽管有伊拉克官员表示,在12月15日的伊拉克选举结果出来之前,二审跟一审没有啥两样,萨达姆也不会怎么样,但不同的是,对于萨达姆是否有罪,二审将会有倾向性的意见。萨达姆目前面临的4项罪名是:预谋杀人、刑讯拷打、强制驱逐和失踪等。

从26日起,巴格达市中心频频出现呼吁处死萨达姆的游行示威,愤怒的示威者们高举着诸如“绞死独裁者”之类的标语。一位参加示威的伊拉克律师表示,审判拖得太长了,伊拉克司法机构动作越快,萨达姆就会死得越快的。

与特别法庭主持一审不同的是,高等法院还有一个9人组成的上诉法庭。根据伊拉克的新法律,任何审判结果出来后,被告有30天的申诉期,而申诉起来可能持续数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萨达姆活的机会多多,时间多多。(徐冰川黄恒)

据新华社电萨达姆的辩护律师27日表示,在审判再次开庭后,他们将要求推迟3个月再进行审判。

美联社27日援引辩护律师团成员、知名律师哈米斯·奥贝迪的话说,律师们一旦出庭就将当庭提出请求,要求将庭审押后3个月,以便让辩护律师获得充足时间审理相关证据和材料。

“这不是为了推迟而推迟,”奥贝迪说,“我们需要对收到的文件进行甄别,我们没有足够时间来研究案情,我们申请的一些文件刚刚送到我们手中。”

奥贝迪所言并不夸张。事实上,直到9月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们才收到相关材料,他们二次庭审前全部准备时间不到100天。相比之下,检控方却已在美国帮助下调查了2年之久。在西方司法惯例下,一起普通谋杀案被告辩护律师也有6个月时间准备材料。

奥贝迪还表示,辩护律师无法在法庭停留那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在别的地方也有义务要尽。而且,律师在前往和离开法庭时也面临着安全问题。

由于担心人身安全,萨达姆的律师团一度威胁要抵制这次审判。在10月20日,萨达姆首次出庭受审后,律师团成员萨阿杜·贾纳比就遭到枪手暗杀。11月8日,另一名辩护律师阿代尔·祖贝迪也遭遇伏击身亡。

据新华社电伊拉克总统贾拉勒·塔拉巴尼27日证实说,确有反美武装组织与他的办公室联系,表示要响应号召与政府举行谈判。

“我们收到若干自称武装抵抗组织的电话,他们表示同意(与政府)碰面,”塔拉巴尼说,“我们希望说服所有持有武器的伊拉克人前来加入政治进程。”

塔拉巴尼没有公开这些与其联络的反美武装组织的名称。但安巴尔省一些居民24日说,在该地区较为活跃的“伊拉克伊斯兰军”、“1920革命组织”“圣战者军”、“贾米尔旅”4支抵抗组织都曾接到过总统办公室的“招安通知”———挑一个代表带着各自的要求去和政府会面。这4支组织已开始内部磋商,准备选出代表与政府谈判。

塔拉巴尼20日在埃及举行的伊拉克民族和睦大会预备会议上曾说,他已经做好准备与武装抵抗组织对话。他呼吁这些组织放下武器,加入政治进程。

据新华社电就在萨达姆等伊拉克前政权高官即将再次出庭受审前夕,伊拉克警方26日说,他们当天粉碎了“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刺杀萨达姆案首席检控官拉伊德·朱希的阴谋。

巴格达警官安瓦尔·卡迪尔说:“我们在黎明时分对基尔库克东部一所住宅的突袭中,抓获了与‘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有联系的一个团伙的12名成员。在审问中,他们供认,原计划于这个星期刺杀拉伊德·朱希。”

朱希是伊拉克特别法庭的首席检控官,负责对包括萨达姆在内的前政权官员进行调查和起诉。

卡迪尔说,被捕的12人都是伊拉克逊尼派阿拉伯人,分别来自基尔库克、萨达姆故乡提克里特和局势动荡的西部省份安巴尔。他们承认帮助实施了今年10月对伊拉克库尔德人聚居区的自杀式袭击,有10人在那次袭击中死亡。

据新华社电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穿过的一套军装目前正在美国一家拍卖行网站上拍卖。

这套橄榄绿军装包括一件上衣和一条裤子,肩章上印有萨达姆的特殊军衔标识。美国马尼恩国际拍卖行称之为伊拉克战争的“终极宝物”,起价定为5000美元。拍卖行说:“我们此前在马尼恩拍卖行拍过一件萨达姆的军装,它最终以2万余美元的价格成交。”

拍卖行介绍说,美军2003年4月占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机场后,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一名士兵获得了这件军装。美军一名发言人26日说,根据驻伊美军命令,除极特殊情况外,士兵不得把任何物品或者纪念品据为己有。拍卖行说,他们将把部分拍卖所得捐赠给慈善组织。

新华网香港11月27日电(记者向剑帼)香港特区政府27日举行欢迎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代表团访港晚宴,修葺一新的礼宾府变成了香港各界知名人士“追星”的场所。

在晚宴前的20分钟里,航天英雄们在会客厅被香港各界人士热情“包围”,大家纷纷拿出早已准备的照相机,争先恐后地与英雄们合影留念。有人带来了神六航天飞行的纪念封,请英雄签名;还有人特地带上刊登航天英雄费俊龙和聂海胜的报纸,请他们签名。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在晚宴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他说,当神舟六号终于在大家期待中展开航天旅程后,它的每一个进展、每一个细节和两位航天员的每一项活动,都受到香港市民的密切关注。航天飞行的成功,更增添了香港市民作为中国人的自豪感。

曾荫权表示,这次神六航天飞行代表团的访问,必将进一步加深香港市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对国家航天科技发展,以及对航天人坚毅精神的认识。香港市民非常关心国家的科技和航天发展,“我深信广大市民都会非常珍惜这次见面的机会。”

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代表团团长、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胡世祥在欢迎晚宴上致辞表示,祖国的繁荣富强,凝聚着香港同胞的辛劳和汗水;航天科技的发展,倾注着香港同胞的支持和期盼。“正如我上次在香港所深切体会的那样,我们航天人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来自香港同胞的美好祝愿”,“载人航天事业取得的伟大胜利,是与香港同胞的大力支持和深切关爱分不开的。”

代表团带来了费俊龙和聂海胜在太空舱工作生活的录像片断,两位航天员的生动讲解和他们有趣的太空生活片段,令会场笑声不断。

在晚宴上,代表团向特区政府赠送了两位航天员的塑像,和一本搭载到太空的纪念封。

据路透社11月28日报道,在萨达姆开始和主审法官发生争执后,电视台中断了萨达姆案的电视画面。

电视的音频信号被切断,画面也转为法官身后挂着的一个司法象征物上。电视台转播的审判画面是延时三十分钟播出的。

在电视画面被中断前,萨达姆向法官阿明投诉说他的笔和纸被人拿走了,称这是“占领者”对他辩护行动的干涉。他说:“你为什么要没收我需要的笔和纸?我将如何来为自己辩护?”

早些时候,阿明法官问萨达姆为什么迟到了八分钟。萨达姆说:“他们把我带到门前,我被带上了手铐。他们不应当给被告戴手铐。”萨达姆说,由于电梯坏了,他不得不走四节楼梯。

阿明法官用一种很冷静和客气的语气对萨达姆说:“我将把这一情况告诉警方。”萨达姆回答说:“我不想让你告诉他们我想让你向他们下命令。他们是入侵者和占领者。你得下命令给他们。”(北方)

早报专稿在停顿5周后,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第二次庭审将在今天开始。同10月19日的审判一样,对萨达姆的指控仍将从1982年杜贾尔村大屠杀开始,此外还包括其他十余项指控。到目前为止,杜贾尔村案的控方已经准备好了35名证人,而辩方证人更多,达60人。

由于遇到证人不出现的尴尬局面,首次庭审只持续了3个小时。伊拉克官员预计,如果这次证人们变得更加“勇敢”,二审可以或许持续几个月,但考虑到12月15日伊拉克将举行新的议会选举,届时继续开庭危险系数较高,因此很可能在选举前暂时休庭。美国和伊拉克官员称,他们期望这次审判在12月1日之前结束,即持续4天时间。

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们也会就庭审延续时间提出问题。辩护律师团成员奥贝迪说,律师们一旦出庭就将当庭提出请求,要求将庭审压后3个月,以便让辩护律师获得充足时间审理相关证据和材料。

奥贝迪所言并不夸张。事实上,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们直到9月才收到相关材料,他们两次庭审前全部准备时间不到100天。相比之下,检控方却已在美国帮助下调查了两年之久。

来自海外的知名律师也将前往伊拉克为萨达姆助阵。美国前司法部长兼大法官拉姆齐·克拉克(RamseyClark)和卡塔尔前司法部长纳吉布·努艾米27日称将帮助萨达姆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

克拉克曾在1967至1969年间担任美国约翰逊总统的司法部长,已于昨晚抵达巴格达。克拉克说:“我们的计划是星期一早上赶到巴格达,作为被告的辩护律师团出庭。对这个案件进行公正的审判非常有必要,必须还历史以真相。”

到目前为止,杜贾尔村案的控方已经准备好了35名证人,但一些证人受到萨达姆支持者的死亡威胁,不敢出庭作证。3名原本准备出庭作证的杜贾尔村民上星期说,武装分子在村子里散发了传单,这使他们改变了主意。

武装分子在传单上说:“任何在法庭上指证领袖萨达姆·侯赛因及其同僚的人都将从我们这里得到令他不快的对待。这还将殃及这个人的兄弟姐妹、女儿、表亲乃至整个部族。”

因此为保护证人,法庭将允许证人躲在屏风或是帘子后面,或采取蒙面方式出庭。另外负责审案的5名法官也将只有一人公开露面,其他4人都将以某种方式进行遮盖。

杜贾尔村案首席检控官加法尔·穆萨维说,控方计划在28日庭审中传唤第一批共10名证人,其中包括9名男性和1名女性。他们中有3人拒绝公开身份,届时将在屏风后面作证。

另外,一名死人也将以录像方式提出自己的证言。杜贾尔案的重要证人之一、伊拉克前情报部门官员瓦达·谢赫患癌症于10月27日去世,他在死前4天录制了一段录像证词,揭发了当年杜贾尔村屠杀案的内幕。这盘证词录像届时将出现在法庭上。

就在萨达姆审判开始前一天,伊拉克警方27日在伊北部地区逮捕了一伙企图暗杀萨达姆案首席检控官拉伊德·朱希的“基地”组织分子。

基尔库克的一名警官说,是目前依然在逃的前萨达姆政权二号人物伊扎特·易卜拉欣·杜里向这些人发布的暗杀命令,要他们刺杀萨达姆案首席检控官朱希。他还表示,被捕的8人均为伊拉克逊尼派阿拉伯人,分别来自基尔库克、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和战乱不休的安巴尔省。

朱希是伊拉克特别法庭的首席检控官,负责对包括萨达姆在内的前政权官员进行调查和起诉。

而易卜拉欣是目前在逃的萨达姆政权中级别最高的官员,位列美军“扑克牌通缉令”中的梅花K。11月11日,伊拉克复兴社会党前高级成员创办的一家网站突然发表声明称,现年63岁的易卜拉欣死于癌症。但是美国军方对此表示怀疑,而另一个与该党有关联的网站也于13日称易卜拉欣还活着。

美国媒体报道说,审判法庭将设在巴格达防守最严密的“绿区”,这样进出法庭的记者和证人都将受到最严格的检查。

但德国《焦点》周刊27日披露说,伊拉克特别法庭负责萨达姆案的主审法官称,由于巴格达安全状况不佳,他已考虑将庭审工作移至库尔德人控制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