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K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8-07-15 14:03:40

去年12月,俄罗斯提出的一个计划是让这条总长4118公里的石油管道通往太平洋,连接贝加尔湖附近的泰舍特与太平洋纳霍德卡海岸的别列沃兹纳亚,亦称“泰纳线”。该线路将使日本成为西伯利亚石油最近的海外市场,而该国对于中东石油的进口依存度也将由目前的90%下降到65%。

根据赫里斯坚科的建议,第一期工程将把输油管从泰舍特铺到俄中边界的斯科沃罗季诺,这样就可以从斯科沃罗季诺把输油管延伸到中国。第二期工程是把输油管从斯科沃罗季诺铺到纳霍德卡。

不过赫里斯坚科同时暗示,在完成石油管道主线路前,俄罗斯将会为中国建立一条支线。日本随即威胁将切断对俄罗斯的资金援助。

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石油储量上看,中日两国都把俄罗斯当成是“最佳选择”。

在中俄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1994年,俄方曾提出动议,中俄应合建一条由安加尔斯克至大庆的输油管线,亦称“安大线”,把俄罗斯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蕴藏的丰富石油销往中国。但这一提议后因日本“插足”一直无法兑现。

为争夺对自己更为有利的管道出口,甚至独吞俄罗斯石油,日本不但承诺会出50亿美元“资助”管道修建、出25亿美元扩大对西伯利亚的石油勘探,甚至还表示要将管道控制权完全留给俄罗斯,俄罗斯因此不必非得将石油卖给日本。

这个异常丰厚的大礼包让俄罗斯人改变了主意。俄自然资源部先后否认了“安大线”,以及由从安加尔斯克至纳霍德卡管道方案的“安纳线”。

2004年的最后一天,俄罗斯总理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签署一份文件,决定由俄罗斯国营石油运输公司修建一条从泰舍特至纳霍德卡的石油运输管道,亦称“泰纳线”。俄联邦政府发表的声明说,该管道建成后每年的输油能力为8000万吨(约合每天160万桶)。

俄方原计划在今年5月前确定最终建造方案,并在2010年之前投入商业运营,但中间出现日本的撤资威胁,于是阻碍了整个计划。所以日本此次决心追加投资无异于再给俄方吃一粒“定心丸”,目的是确保自己在泰纳线上独一无二的地位。

“电荒”再袭长三角。事实上,近几年来,在这片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电力紧缺的阴影一直没有退去。只是夏季用电高峰的到来,使得阴影更加引人注目。在火力发电占70%的长三角,电力紧缺还牵动着煤炭、石油等的供需神经,其对经济发展和百姓生活的影响,委实不容小觑。如何理解和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是值得所有关心长三角明天的人思考的问题。

基于此,特推出“关注长三角电力紧缺”系列报道。今天,先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浙江——这个富裕的经济大省,自去年以来,也成了中国的头号缺电大省。

该省电力公司预计,今年全省最大电力缺口将达850万千瓦,缺电比例占全国总量的1/4以上

持续十多天的高温让浙江缺电形势雪上加霜。昨日,杭州市政府宣布,从当天起,该市的有序用电预案从C级跳过D级,直接到达E级。这意味着,西湖区域的景观路灯、音乐喷泉、霓虹灯等,继续由零星的灯光替代。西湖夜景自去年以来,再次因电力不足而显得黯淡。

与此同时,浙江各地市电力纷纷告急,浙江省提前进入了今夏的用电高峰期。

根据杭州市此前颁布的有序用电预警方案,E级方案实施后,非连续性生产企业和临时施工用电将按照公布的供电线路轮休表实行“停四开三”(即停四天开三天),高耗能企业和设备将全部停止用电,市级及以上重点工程、电力建设项目施工必须避开晚高峰用电。这一方案总计可以错避负荷50万~60万千瓦。

但是,这一切还不足以弥补日益增加的用电负荷。7月1日,杭州市区开始执行有序用电C级方案,景观照明、亮灯工程暂停用电。这一方案的结果是:在错(避)峰40万千瓦的同时,西湖由昔日的灯火辉煌陷入黑暗,各地路面上的景观灯“罢工”更是屡见不鲜。即便如此,C级预案也无法应对紧张的用电形势。据统计,6月27日至7月3日,杭州电网累计拉电3312条次、累计拉负荷607万千瓦,同时连续6天启用了紧急事故拉电。

与此相一致的是,杭州部分企业主开始叫苦。杭州萧山区一家塑料制品厂的老板陈然表示,自6月底开始,自己的工厂就开始不断地停电。进入7月份以来,用电形势更为严峻,工厂的生产能力开始闲置。要命的是,接到的订单已经无法按原计划完成。“即使我们备用的发电机全部开足,也只能满足二分之一的正常生产。损失是无法避免的。”陈然表示。而像他这样的企业,在萧山至少有上千家。

杭州,只是整个浙江都处于电力“饥渴”状态的一个缩影。据宁波市电业局副局长陈祝赢介绍,从6月28日至7月4日,短短几天内,宁波缺电等级从2级急速上升至5级。温州等更多的地方,也开始拉闸限电。

来自浙江省电力调度中心的数据显示,近几天该省的用电负荷一直在1560万千瓦左右高位运行,负荷率已达到96%以上。到昨日为止,该省的最高用电负荷已经数次逼近1650万千瓦的最大网供能力,已几无潜力可挖。而省外来电,除了国家分配的计划电和长期合同购电外,低谷电的供应只是杯水车薪。

浙江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贺锡强在此前召开的浙江省电力迎峰度夏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05年浙江用电高峰期间,最大电力缺口将达850万千瓦;即使在气候正常情况下,电力缺口也将达到650万千瓦,缺电比例占全国缺电总量的四分之一以上。据其介绍,今年浙江用电高峰从7月1日开始,到9月10日结束,预计最高用电需求将达到2500万千瓦。

严峻的用电形势开始让浙江官方着实有点“伤脑筋”。浙江省经贸委电力处一位官员昨日分析,今年夏季高温期间,造成浙江电网负荷增大的主要原因,一是经济建设中不断上马的各个项目加剧了电力紧张;二是连日高温天气使得空调降温负荷猛增(该部分电力供应已占电力总需求的30%左右);三是浙江部分地市依靠省外购电,本身发电能力不足,但随着用电高峰来临,周边省市自身电力供应也比较紧张,省外购电已经得不到保证;此外,由于降水量达不到预期水平等原因,浙江省内一些小水电、小火电已经无法发挥预期作用,而由于运输能力限制,浙江火力发电所需要的煤也得不到满足。

该官员透露,按照浙江省经贸委和浙江省电力公司等相关部门拟定的政策,今年该省破解“电荒”的具体措施为:对工业用户实行以线路轮休为基准的周轮休制度;除重点工程和电力建设项目外,基建施工实行避峰用电;各级政府机关带头节约用电,高峰时段少开或不开空调;宾馆、饭店、商城、大型超市、办公楼、娱乐场所等控制使用空调,必要时,减半供应空调用电负荷。

除以上节电措施外,对于处在检修期但依然违规用电的企业,浙江省将予以重罚;对列入清理关停目录的小钢厂,立即停止供电;现有水泥机立窑、石矿以及黏土制砖瓦企业等,实行季节性停产让电;高电耗企业和设备,要承担压负荷和避峰让电义务。此外,“价格调节”也被该省列入鼓励和引导用电单位采取错峰、避峰、限电手段的重点计划。

电力建设则是浙江缓解电荒的另一重要举措。“按照浙江省电力建设计划,今年浙江省将新增540万千瓦发电装机容量。2006年和2007年,这一数字将分别达到600万千瓦和500万千瓦。通过几年的努力,争取做到不缺电。”该官员说。

本文由第一财经日报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未经该报与网许可,任何网站不得擅自转载。

张泮今年22岁,来自山东农村,不久前刚刚大学毕业,顺利被一家合资企业正式录用,这家企业待遇不错,上班不久就领到了人生的第一笔工资:3600元。如果再加上季度奖和年终奖,平均每月会有6000元的收入。他现在和同学合租了一套房子,每月支付房租450元,加上生活费,每月的开支为1500元,这样张泮每月可结余4500元。

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他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对未来生活充满了美好憧憬,他想依靠科学理财来为自己的未来生活提供可靠保障。可能是来自农村的缘故,他的理财观念比较传统,其理财原则首先是“勤俭持家”,然后是“稳妥投资”,最后才是“保值增值”。

张泮刚毕业就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单位,收入在同龄人中应当算是佼佼者了。他每月消费在1500元左右,也算收支合理,但张泮的理财观念有必要转变一下:刚毕业的年轻人,在理财上不能冒太大风险,但也不能和众多退休者一样过于保守。理财的收益和风险是成正比的,风险越大,收益就越高,相反越稳妥,收益也就越低。张泮收入较高,并且年轻、有文化、接受新鲜事物快,应当在相对稳妥的情况下,考虑一些风险适中的理财新产品。

进入6月份以来,很多开放式基金的净值增幅在5%以上,并且目前股市有望向好的方向发展,基金的盈利能力也会大大增强。张泮可以重点关注几只累计净值排在前列的老基金,然后选择一、两只进行中长期投资。另外,为了积攒资金,张泮可以采用“定期定额”买基金的方式来进行投资,这样既便于攒钱,又可以获取比“零存整取”高数倍的投资收益。

用货币基金来打理日常资金很多人习惯把工资、奖金等不用的钱放在活期存折上,目前活期存款的年税后收益仅为0.576%,收益太低,因此张泮可以利用工资卡开通网上银行,发了工资后,就可以及时将不用的款项转为货币基金。

货币基金的变现一般需要两个工作日,需要用钱的时候,通过网上银行可以发出赎回指令,这样在保证资金使用的情况下,可以取得比较高的收益。目前货币基金的七日年化收益一般在2.3%左右。

用长期国债来增加理财稳定性基于张泮注重稳健理财的实际情况,建议他可以拿出部分后续收入购买中长期记账式国债,张泮今年22岁,结婚、生子等用钱集中期可能会在5之后,所以他可以到证券公司或银行购买5年期左右的记账式国债,目前这种国债的年收益一般在4%以上。国债是所有投资产品中最稳妥的,张泮可以尽管放心。

作为刚刚走向社会的大学生,有了固定收入之后莫忘回报自己的父母。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金钱虽然很重要,但亲情应当比金钱更重要,张泮的父母在农村,他可以采取为父母买商业养老保险或大病医疗保险的形式来表达孝心。另外,张泮一个人在外,最好也要为自己购买意外伤害保险和大病医疗保险,这些保险花钱不多,但却可以使自己的人生之路更加平坦。

俄罗斯远东输油管线一直是个备受瞩目的“政治+能源”项目,日本半途插进一脚靠70亿美元的许诺搅黄了中国所期望的“安大线”后却出尔反尔,在贷款问题上迟迟不愿兑现承诺。俄罗斯正式宣布优先建设通向中国的支线后日本又坐不住了,一方面放风称贷款可以增加到90亿美元,一方面又威胁说,如果中国先得到石油,就一个铜板也不给俄罗斯。

据透露,90亿美元的贷款将是日本历史上投向海外石油项目的最大一笔援助。日本外务省表示,目前有关援助的细节都没确定。“日本与俄罗斯正在讨论互惠的合作方式”。

根据去年12月俄罗斯提出的方案,俄方将修建一条从贝加尔湖畔的泰舍特至太平洋沿岸港口纳霍德卡的输油管道,亦称“泰纳线”。这条全长4118公里的输油线将使日本获得距离本土最近的海外石油供应市场。

根据俄方的测算,这条途经西伯利亚广袤地区的输油管线至少需要115亿美元的建设成本,而日本在承诺了这个投向海外石油项目的最大一笔贷款后却开始以种种借口使许诺的资金迟迟不能到位。这种出尔反尔的态度让俄方十分恼火,今年4月11日,负责“泰纳线”设计、修建和管理的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总裁魏因施托克在伦敦表示,公司自身已筹到建设资金,因此日本的贷款对该公司将无足轻重。

此后,俄工业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和驻华大使罗高寿等先后明确表示,将石油输送到中国是俄方优先考虑的目标,因此“泰纳线”暂时只修到距离中国仅60公里的斯科沃罗季诺。不久前赫里斯坚科表示,该线的一期工程将于2008年完工,每年为中国输送3000万吨原油。

获知这一消息的日本再次感到了难堪,日本媒体的报道称,日方为了阻止中国首先得到俄罗斯的石油,开始对后者进行“软硬兼施”,一方面许诺将贷款增加到90亿美元,一方面又威胁说,如果中国先得到石油,那么东京将不会出钱。

日本此举能否阻止中俄能源合作?分析人士表示,日本用美元来威胁利诱莫斯科奏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俄罗斯的输油管线建设是由其国家利益决定的,目前俄国内已经基本达成共识,认为将管道修到中国更符合俄罗斯的利益。

在胡锦涛主席访俄期间,双方就能源合作达成了广泛共识,认为加强能源合作对提高中俄经贸合作整体水平具有重要意义。中俄还签署了油气、电力等领域的合作协议,标志着两国的能源合作又迈出了新的一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昨天的记者会上表示,中俄双方决心进一步推动落实中俄两国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合作项目,包括原油管道的建设和在两国境内共同开发油气田,并责成两国有关企业就上述项目进行具体磋商。在输油管线建成前,俄方2005年将通过铁路向中方供应的原油不少于1000万吨,2006年不少于1500万吨。

“北方四岛”问题是日俄关系的症结所在,日本政府企图“以输油管道换领土”,当俄方意识到日本的这一企图后,日本贷款所能起到的作用就有限了。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中亚研究室主任陆钢博士向记者指出,在同俄方的谈判中,日本就是因为一味强调资金的力量,企图以此换得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上的让步,以致俄方心生不满。如果日本不尽快反省,从“钱眼”中钻出来,不仅泰纳线“支线”难保,日本在本地区的能源合作版图上的角色还将进一步边缘化。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常淑芬)从6月底开始,各大高校毕业生就开始离校,手持毕业证、怀揣梦想,走上社会寻求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可包头师范学院(隶属于内蒙古科技大学)的200多名专升本学生在离校之际却拒领毕业证,原因何在?

毕业证到底出了什么问题?200多名毕业生为何不愿离校?7月4日上午,一位刘姓毕业生表示:他2000年被包头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三年制专科即将毕业时学校提供了升本的机会,但名额限定在总人数的20%-25%以内,如果学生三年平均成绩位列这个范围内,通过本校专升本考试及择优选拔,在本校继续完成两年学业后取消专科证书发本科毕业证,学士学位证书也为本科。经过层层选拔,刘姓同学从153名专科生中脱颖而出,成为系里42名专升本学生之一。与此同时,学校共有300多名专科生升为了本科生。

7月1日,按照学校的要求,毕业生们拿着退宿手续去领毕业证,可拿到毕业证后他们却发现事情并不像当初学校承诺的那样。

记者看到,张某的毕业证上写着:学生张××,于2003年8月至2005年7月在本校包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科起点本科)专业四年制本科学习,修完教学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成绩合格,准予毕业。

张某认为当时专升本时,学校承诺的第一学历是本科,现在毕业证上写的学习期限为2003年至2005年,专科起点本科专业四年制本科,一看就觉得不对。自己的同学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工作,签约时把毕业证拿出来,签约单位非说是假证,不予录用,弄得同学很尴尬。

包头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吴姓同学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他的同学和他类似,在2000年进入内蒙古师范大学,当时也是专科录取,可专升本后,2005年7月1日拿到的毕业证书上写的是“2001年9月至2005年7月在本校汉语言文学专业四年制本科学习,成绩合格,准予毕业。”一样的专升本,为什么待遇不同?是学校出了问题,还是政策有了改变?

7月4日下午5时,包头师范学院教务处的侯处长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学校给2000级专升本学生颁发毕业证书是严格按照教育部的文件来执行的。至于学生提出的当时学校的承诺,她让记者联系学校宣传部。

内蒙古教育厅高教处的张处长对200多名包头师范学院专升本毕业生提出的对毕业证的质疑是这样解释的:填写和颁发毕业证是各个学校的事。但国家教育部有专门的给专升本学生发证的规定,包头师范学院符合国家教育部规定的发证规定。至于内蒙古师范大学和内蒙古民族大学在给专升本学生发证时出现的问题是不符合国家要求的。7月4日上午,教育厅已给这两个学校打过电话,让其尽快研究处理。现在,这两个学校正在积极处理。晨报新闻热线:0472-6986666、0471-4965599媒体互动热线:0471-4912279

2004年的亏损,是科龙电器1999年7月13日上市以来的第三个亏损年,也是顾雏军2001年底入主之后的第二次亏损。按照郎咸平教授的分析,科龙电器2002年和2003年根本就没有盈利。如此一来,几乎是说科龙电器早就该被退市处理了。

值得注意的是,科龙电器这几年的利润率基本持平。在这种情况下,科龙电器的净利润变化如此之大的真正差别,在于各年度计提的费用不同。仔细阅读科龙电器2002年的财务报表可以发现,当年的坏账准备转回约0.5亿元,存货减值准备转回约2.12亿元,冲回广告费7900万元,维修费拨备相对2001年度减少计提约5000万元,合计约3.9亿元。郎咸平就此指出,如果2001年没有这些坏账准备,以及照常提取存货跌价损失准备和广告费用、维修费用,科龙电器2002年扭亏为盈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2001年的计提和2002年的转回,科龙电器在2003年也并没有盈利。也就是说,按照现有的退市规则,科龙电器业绩没有经过上述的财务处理的话,它应该最起码早就被披星戴帽了,甚至退市处理。

很多人都知道,科龙电器在顾雏军2001年底入主之后的2002年即扭亏为盈,被郎咸平教授认为是大幅拉高收购当年费用形成巨亏后的产物。巧合的是,科龙电器2004年的亏损再次与三项费用密不可分。注册会计师孙旭东对科龙电器已经跟踪了很长时间,是为数不多对其进行深入研究的财务人员。他说,科龙电器2004年亏损的根本原因,在于它远高于同行的三项费用。2004年,三项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科龙电器为22%,青岛海尔(资讯行情论坛)、格力电器(资讯行情论坛)和美的电器(资讯行情论坛)分别约为9%、14%和16%。

假设科龙电器2004年没有增加约7700万元的存货与应收账款拨备,三项费用占比仍旧高达21%。事实上,即使不考虑提取资产减值准备的因素,科龙电器2004年第4季度的管理费用仍然比前三季度平均值高出8593万元,而这并非季节性因素在起作用,因为该公司2003年第4季度的管理费用比当年前三季度平均值要低1571万元。而如果以1998年、1999年、2000年24%的平均费用比例,对科龙电器2001年、2002年进行同比还原的话,可以发现科龙电器2002年和2003年的净利润根本没有好转。

根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报告,科龙电器2004年第4季度有高达4.27亿的销售收入没有得到验证,其中向一不知名的新客户销售就达到2.97亿元,而且到2005年4月28日审计时仍然没有收回。经过对科龙电器年报的详细分析,孙旭东基本认定科龙电器涉嫌以虚构收入的手段增加利润。

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导致产品边际利润受压、原材料价格下半年急剧攀升,是科龙电器解释亏损的两个理由,公司承认未能透过提高新品价格完全抵消成本上涨的影响。但从利润表来看,下半年公司的毛利率居然比上半年还要高。尤其蹊跷的是,科龙电器2005年第1季度的毛利率又陡然下降至17.95%,似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滞后了半年左右的时间。但从披露的存货情况来看,科龙电器原材料占存货的比例比较稳定,大约也只是一个季度的用量。涨价效应滞后这么长的时间,显得相当反常。

这种奇怪现象的出现,应该不是产品结构方面影响的结果。据测算,它对总体毛利率的影响只有0.05%。从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方面来看,科龙电器的原材料发出时按标准成本进行核算,在产品和产成品发出时按实际成本进行核算、按加权平均法确定成本。如果是先进先出法也就罢了,那样产品毛利率的下降,应该是在低价原材料生产的产品售完后才出现。而在加权平均法下,原材料涨价的影响,确实应该很快就能反映在产品的销售成本上。孙旭东说,还有一种不大可能出现的情况,即科龙电器在2004年下半年销售的都是新产品,已经考虑到了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销售价格有所提高了,而大部分旧产品在2005年1季度才销售出去。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又可以质疑科龙电器在2004年年末对存货计提的坏账准备是否充足了。

科龙电器对2004年期末存货计提的跌价准备只占存货原值的4.27%,这个比例甚至低于2003年期末,主要原因是对原材料计提跌价准备的比例大幅下降。然而,科龙电器对产成品计提跌价准备的比例只是略有提高,比起以2003年的比例计提大约只多提了630万元。孙旭东说,如果2004年期末产成品中有大量的以涨价后原材料生产的老产品,这样的计提比例是否充足就令人怀疑了。而且,参照格力电器和美的电器的情况,可以发现它们下半年毛利率有很明显的下降。综合以上情况来看,科龙电器2004年下半年的毛利率不降反升非常可疑,有虚减成本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