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项目

当前位置:主页 > 科学科研 > 科研项目 >

科学网李森科主义的复活?警惕科学沦为政治

2018-01-14 12:47    浏览:

伟大的科学家因其伟大的科学发现而为后人赞颂,比如孟德尔、达尔文、牛顿与爱因斯坦。有些时候,臭名昭著的科学家及其科学发现却也受到吹捧。这样的吹捧,常常与科学无关,比如李森科。

特罗菲姆·邓尼索维奇·李森科(1898-1976)生于乌克兰一个农民家庭,1925年毕业于基辅农学院,后在一个育种站工作。1930年代后期,李森科以种子春化处理(对某些农作物,比如小麦种子进行低温处理,可以促进花芽形成)研究步入科学界。他宣称,春化处理能够诱导植物获得可遗传的性状,特别是抗低温的能力;进一步,冬季农作物,通过遗传能够变成春季农作物。李森科向人们保证,仅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他就能培育出新的抗寒农作物。

其实,小麦种子的春化处理,类似的方法在拟南芥中也有所应用,一天的低温处理能够打破拟南芥的休眠状态。然而这些仅仅是植物发育过程响应外界环境刺激(温度和湿度等)而发生变化,与基于拉马克获得性遗传的李森科理论实在没有一点关系。

获得性遗传是新拉马克主义(Neo-Lamarckism,拉马克之后几种解释生物演化机制的学说的一般统称,内容五花八门,但核心仍是获得性遗传)的基石,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十分盛行,即便提出自然选择学说的达尔文开始也没有将获得性遗传这一选择性状形成的生物演化机制排除。直到1930年代后期和1940年代综合进化理论(Synthetic Theory of Evolution)确立之后,获得性遗传的理论才最终被抛弃。

然而,李森科鼓吹的新拉马克主义理论,其应用前景看似十分诱人:它似乎能够在短期内培育出更抗寒、更高产的农作物,也使苏联广袤无垠的北部严寒地区在理论上有可能成为鱼米之乡,以解决当时苏联由于集体主义变革而带来的粮食匮乏问题,这让正为粮食问题犯愁的斯大林大加赞赏。再加上他贫困农民出身的政治背景,1930年代中期,李森科得到了斯大林的大力支持,1938年一跃成为列宁农业科学院院长,1940年担任苏联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所长!

在此成就的基础上,李森科发起了挑战现代遗传学定律的阶级斗争,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建立了反孟德尔遗传定律的一套理论。李森科对其理论的论证,不是以实验数据为基础,而是为了符合他对马列主义的理解,比如社会革命(环境)能够有目的地塑造和改变人性(遗传)。运用新拉马克主义理论,李森科赋予细胞所有组成部分遗传的特性,不接受任何实实在在的遗传因子,比如生殖细胞或基因。根据他的推论,基因是不存在的。他轻蔑地将经典的遗传学称之为孟德尔摩尔根魏斯曼主义,批评其不符合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他拒绝遗传的随机性。在他看来,通过改变外界环境,能够立即在生物体的任何细胞中定向诱导出可遗传性状。这个没有任何依据的伪科学理论看似应用价值不可限量。另外,李森科提出性遗传与嫁接也没有原则上的区别;通过嫁接,遗传信息也能够传播,而不需要基因传递。

然而,李森科的新拉马克主义全是他的凭空猜想,没有实在的科学证据支持,为验证其理论而进行的科学实验均以失败告终。而且,即便在1930年代早期的西方科学界,李森科提出的理论也并不新奇。例如,国际著名的达尔文主义支持者、德国动物学家Ludwig Plate1862-1937)就致力于恢复最初的达尔文的达尔文主义,他的达尔文主义版本就包括新拉马克主义和细胞质遗传。也就是说,李森科的理论既缺乏实验证据,也不新鲜。

虽然李森科的科学理论一点也不科学,但一旦涉及政治问题,科学的对错就不重要了。针对经典遗传学家的斗争正好与苏联的大清洗运动1937-1938)同时发生,相得益彰。结果,包括数百名优秀科学家在内的大约150万苏联人被捕,其中70万人遭处决。单单全苏植物育种研究所(All-Union Institute of Plant Breeding),受到迫害的生物学家就比纳粹时期德国所有被迫害的生物学家总数还要多。全苏农业科学院(All-Union Academy of Agricultural Sciences of the Soviet Union)奠基人、遗传学家尼古拉瓦维洛夫(Nikolai Vavilov)因为坚持科学真理,最终也被他曾经的得意门生李森科残害,被判极刑,后改20年有期徒刑,病死狱中。由于李森科的政治影响力,1936年和1939年莫斯科举行的科学大会上,苏联的遗传学家放弃对李森科的科学理论提出批评。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6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