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否认年薪100万 称工资跟市场比差得很远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6-01-30 17:19:22

二是要求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及其国有股股东在改革过程中,要结合自身实际,努力构筑国有股东和其他投资者共同的利益基础。

三是要求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在研究制订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时确定其最低持股比例,与方案一并披露,以稳定市场预期,维护其他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四是要求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及其国有股股东要严格按照证券监管部门和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监管要求,做好股权分置改革各个环节的工作,保证股权分置改革过程符合“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同时要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防止利用股权分置改革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侵害投资者的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自上市以来,紫江企业先后经历了6轮资本运作,分别是1999年IPO、2001年10配3股、2001年10转5.5股、2003年增发9500万股、2004年10转6股和2004年10转4股(见附表)。经过这一系列转增运作,非流通股从2.38亿股增加到了8.43亿股。需要注意的是,紫江企业的每一次转增,动用的都是资本公积而非盈余公积。而绝大部分资本公积都是来源于IPO、配股和增发中募集的股民的真金白银。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

紫江企业每年坚持派现,幅度从每股0.075元~0.3元不等。据测算,在考虑全部派现行为后,非流通股股东的成本目前约为-5.25元。

而流通股呢?历史上一次IPO(发行价格每股7.84元)、一次配股(每股16.5元)、一次增发(每股9.45元),总计贡献募集资金19亿元,获得了5.95亿股,考虑获得三次转增的因素,目前的摊薄每股成本价格是3.32元;考虑到6年分红派息的因素,实际当前每股成本是2.93元。

一方是每股2.93元的当前市价持股成本,另一方是负成本,这使得实际上双方目前的每股持仓成本价位相差了8.18元(2.93元+5.25元)。显然,在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一样有了流通权力后,大家就都遵循同样的增仓、减仓的游戏规则。而成本相差太悬殊,必然是一方已经血本无归的时候,另一方还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为了缓和市场的紧张气氛,三一重工大股东在调整对价方案的同时承诺,只有股价在保护价格以上连续维持五个交易日,大股东才能获得流通权,这实际上是一种利用市场规则矫正的办法,也使流通股股东对未来的全流通股价有了明确的走势预期。

而紫江企业同样也做出了一个承诺:非流通股股份自获得上市流通权之日起,在12个月内(2005年6月~2006年6月)不上市交易或者转让;满足上述条件后的12个月内(2006年6月~2007年6月),只有当二级市场股票价格不低于2005年4月29日前30个交易日收盘价平均价格2.80元的110%(即二级市场价格不低于3.08元)时,才可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公司股票。

然而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一个掩人耳目的“保护”股民承诺。不管2007年6月以后的市价有没有达到3.08元,大股东都将不再冻结任何股票!

根据测算可以得知,非流通股股东在给流通股股东送了1.79亿股后,流通股股东的实际持仓成本约为每股2.25元。这个成本价格和送股后的股价除权市价每股2.2元左右刚好吻合。也就是说,2005年6月的市价恰好也就是未来非流通股股东减持的起始价位。

而全流通方案实施之后,非流通股股东手里还有6.6亿股,持仓成本是每股-4.28元。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的成本差距为6.53元(2.25+4.28),2007年7月后又没有冻结非流通股股东流通权的措施,如何让股价维持在2.2元以上呢?到时候股价会升还是会降呢?流通股股东从这个全流通方案中到底得到了什么?

沈雯的精明之处就在于大股东通过对场内流通股股东的10送3股并承诺两年内不减持,换取其对短期内股票价格上涨的预期,从而引导流通股股东在类别表决中投出赞成票,使全流通方案顺利通过股东大会,以获得两年后市价减持的权力。

而这种做法造成的最后股价跌到什么位置,是由市场决定的。但市价减持的权力,恰好是类别股东大会给的。

6年来,上市公司给各个关联企业提供了十多个亿的贷款担保、近六个亿的真金白银的关联收购和即将分拆去境外上市的最好的资产(紫东塑料,号称紫江企业的“利润奶牛”)。这一切,都发生在紫江企业大股东如“春雨润物”般的资本运作手法之中,至今没有被任何人质疑和察觉过。

紫江企业上市后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记录,也无形中证明了另一个事实——资本运作使紫江企业的大股东们从上市公司挖到了大量的现金,并将通过股权分置改革继续挖到更多的现金。

倪光南院士认为,“政府采购就应该考虑保障自己国家的利益和安全,”政府采购优先本国软件不违反WTO规则,政府采购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就应该为本国的产业发展服务。

倪光南院士表示:“中国应当向发达国家学习,用国家资源大力支持自主创新。目前各级政府在这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例如在2004年政府软件采购中,在本国软件能够使用的情况下仍大量采购外国软件,这显然不符合政府采购法。而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尤其是没有政府来带头使用国产基础软件,那么中国的基础软件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

在不久前的“政府采购事件”和《政府采购法管理条例》中关于“非国内软件企业采购目录”引发的争议中,倪光南院士认为,近几年政府给予了国产软件很多方面政策支持,但软件产业是自然垄断的产业,大企业会越来越大,小企业会越来越小,特别是在操作系统和办公套件这些方面,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垄断。“在我们国家没有出台《反垄断法》的情况下,政府采购和行业采购是我国软件企业对应国际软件企业垄断,获得发展的一大希望所在,意义非常巨大。”

倪光南院士曾强调说:“软件产业必须强调自主知识技术,强调知识产权,这是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国家信息安全和综合国力。公司无论大小,都有可能应时制宜、应地制宜地进行创新,这正是中国成为信息强国的希望所在。反之,如果不讲技术,不搞创新,一味跟随模仿,只能处处被动、永远落后,不可能成为信息强国。”

“建立自主、完整的软件体系将增强我国软件的国际竞争力,促进外加工业务发展,而且还可摆脱发达国家利用市场和标准方面的优势扼杀我们的创新能力,实现跨跃式发展。”他指出,中国软件企业在核心技术领域的话语权缺失,只能在国外核心技术基础上实现面向用户的应用开发。

据《香港商报》报道,倪光南曾在济南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考虑到自主知识产权开发、销售市场、教育等方面的因素,我个人认为中国软件产业完全有望在三、五年内整体上赶上印度。”他表示,“中国和印度国情的最大不同在于,印度没有很大的内需市场,而中国有很大的内需市场,这是中国的重要优势。如果我们将中国软件产业的主攻方向放在外包方面,而将国内市场拱手送给外国软件公司,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倪光南院士指出:“印度软件产业的一个弱点就是没有自己的基础软件,缺乏自主发展能力,无法建立自主的软件产业体系,印度的模式则是承接美国软件业的外包加工,这种模式我们不能照搬。为了满足软件产业作为中国的一个战略产业的需求,中国只能依靠自主创新,发展包括基础软件在内的全部软件,逐步建立中国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最终使中国成为一个软件大国、软件强国。”

“虽然做了仓位调整,但总体仓位基本稳定,仍旧维持在65%左右。”广发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而来自另外一些基金公司人士则称,6月7日部分基金公司还在进行股票净减持。

在6月5日召开的第二十九次基金联席会议上,证监会要求基金“正确认识证券市场与基金之间的互动关系,更理性地看待目前的状况”,但基金似乎并没有响应号召而增仓。

由于前期仓位过重,基金们对“股市危急时刻,应发挥重要作用”的指令似乎力不从心。“公司总体仓位一直比较重,在70%左右,目前只能做结构优化的工作。”深圳一家基金公司人士透露。

中信证券(资讯行情论坛)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在5月30日,88只开放式基金加权平均仓位为62.00%;封闭式基金加权平均仓位为67.50%,而在6月10日,开放式基金加权平均仓位为61.20%,封闭式基金加权平均仓位为67.12%,绝对数据比两周前都出现了下降。

“如果考虑到上周股指高达8.83%的涨幅,在扣除价格变动因素外,实际上上周多数基金采取了小幅减仓行为。”中信证券研究部江赛春撰文指出。

来自上涨行情中的赎回压力是基金不得不抓住机会出货的另一个原因。短期来看,“基民对市场无太大的信心,短线上涨和回调都会让他们赎回基金。”中国科技证券唐永刚曾提出。

由于基金缺乏有效的融资渠道,一旦赎回潮来临,只能被动杀跌,所以在股市上涨和后市预期不明朗的时候,基金更加愿意作出主动调整。

但这引起了基金重仓股的下跌,并让整个市场预期更不明朗。部分专家还分析,如果未来市场发展中没有基金重仓股走好,管理层努力营造的反弹行情将会很快夭折。

来自基金公司的消息称,证监会基金部和各地证监局领导在6月16日前往各大基金公司指导工作,可能又要发令严禁卖股票,“但是不排除透露一些新的利好政策。”一些基金公司人士怀有憧憬。

“但在目前的点位上,每个投资实体都是个别决策,光靠基金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们只代表了市场参与者的一部分。”南方一家公司投资总监有些悲观,而广州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则表示,“监管层没有权力要求我们加仓,也没有权力要求我们坚决入市,我们只对持有人和股东负责。”

之前,易方达总经理叶俊英曾表示,“虽然宏观经济预期不明确,部分行业处于景气的高峰,但相信政府会根据经济形势作出相关选择,从而控制经济中相关层面的速度。政府也有手段控制经济增长的速度。”

但不断增加的业绩预警公告强化了基金经理的不确定预期。6月15日,一汽轿车(资讯行情论坛)发布业绩预警公告,这带动了整个汽车行业股票出现下跌,而且都是基金重仓股。

基金经理前期对宏观经济的担忧正逐步变成现实,截至6月9日,沪深两市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的314家公司中,“报喜类”140家,占44.59%;“报忧类”174家,占55.41%。

“中国股市的行业构成主要由工业类股票构成,且集中于工业的上游行业。中国股市对于经济增长,特别是投资有较高的敏感度。在2004年,能源和原材料两个行业在市场中的市值占比为33%左右,但它们提供的利润占整个市场的55%以上。”中信证券程伟庆在报告中判断。

他认为,在过去数年,经济增长导致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而价格上涨导致了公司盈利的大幅增加。但从2005年起,由于人们预测经济增速开始减缓,大宗商品的价格也会随之下降,这将打击中国股市中上市公司的盈利基础。

“实际上,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长是否见顶在今年的一季报中已经初见端倪。”程伟庆指出,2005年1季度可比上市公司的总收入同比增加27%,而净利润仅增加了9%。其中能源和材料行业亏损家数均呈现增加。并且,“从4月以来的数据看,高盛商品指数的能源指数和材料指数已经开始下跌,这对于盈利基础相对狭窄的中国股市无疑是一个利空因素。”

部分专家还认为,货币和信贷增速趋缓也是未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势头很可能终结的信号。央行5月份M2月环比增长率仅为14.1%,低于今年以来一直在15%的货币政策目标;M1同比增长率为10.4%,比央行15%的调控目标低出近5个百分点。信贷增速已连续5个月下降,并有加速下滑的趋势。

来自股权分置中的投资机会同样难以把握,这是基金不敢增仓的第三个原因。

“由于规定了试点公司条件,去除ST公司之后,市场能够投资的股票不是很多。”华鼎财经分析师表示。

而且,相比价值投资理念,股权分置概念显然缺乏统一标准。6月10日,三一重工(资讯行情论坛)方案通过,清华同方(资讯行情论坛)被否。虽然出现不同投票结果,但两只股票短期之内都出现大涨。“市场的热点开始追逐参加股权分置表决的一些股票,不管这家公司的资质如何,股权分置试点的一些股票总是容易获得上涨的机会。”上述分析师指出。

是追逐概念还是坚持理念?基金在市场压力中开始摇摆,也开始巧妙地对投资理念做出修正。

虽然多数基金公司如招商基金一样公开表示,“公司的投资策略不会因为股权分置而发生‘估值混乱’,我们会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通过计算公司长期的内地价值来指导我们的投资策略。”但部分公司已经将试点因素加入了投资策略,融通基金就表示,“基于对国资委下属蓝筹公司将加入试点的考虑,我们认为如果目前大盘有行情,那么行情的主线是以中石化、长江电力(资讯行情论坛)、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中国联通(资讯行情论坛)等为代表的大盘蓝筹企业,对此我们在资产配置当中应该适当增加比例。”

而在操作上,几乎所有的基金目前都以观望为主,“我们的想法是少动多,在当前情况下,作出一个比较大的举动是有风险的。”广发基金投资总监朱平说。

哈药集团(资讯行情论坛)(600664)控股股东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已向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对南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清算组提起股东权纠纷诉讼,要求法院依法确认被告违法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判令被告以该股票在上市公司行使股东权利的行为构成对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合法权益的侵害。公告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已于2005年6月17日下达了《受理案件通知书》,认定上述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决定立案受理。

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18日消息,自从1995年就任思科CEO至今,约翰-钱伯斯在短短十年的时间内收购了100家企业。1995年思科的年营收额为12亿美元,而2004年已彪升至220亿美元。

钱伯斯称:“思科的收购行动仍将继续下去,我相信收购是刺激增长的有效途径。”通过收购,思科已经将触角延伸到多个新兴领域。同时,他还对亚太市场给予了高度评价。

钱伯斯表示:“亚太市场是我们业务增长最快的市场,并承担着思科很大一部分制造业务。”思科很多作伙伴都说钱伯斯的言行举止颇似亚洲人。目前,思科美国总部60%的雇员都有亚洲背景。

钱伯斯称,在亚太市场,中国拥有良好的IT教育系统。也就是说,中国拥有巨大的投资潜力和人才优势。他个人也对中国情有独衷,钱伯斯说:“如果我不是美国人,那么我希望是中国人。”

思科在中国市场的最新动作是建立了乌鲁木齐办事处,并于本月扩建了上海研发中心。目前该中心有100名中国工程师。钱伯斯称:“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回报远高于美国市场。”

谈及在中国市场受到中兴和华为等公司挑战时,钱伯斯称:“我们尚未遇到全能的竞争对手,通常对手只能在一两种产品上对我们产生冲击。”

思科高级副总裁MikeVolpi表示,中兴和华为的确给思科造成了麻烦,但正面冲突也并不是很多。Volpi指出,思科拥有全球路由器市场70%的份。Volpi还排除了思科收购华为的可能性。

思科还表示,为了削减成本,未来几年产品制造业务的40%将转移到中国市场。而上海研发中心将来也会从单一的电信研发拓展到其他领域。

目前,思科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成立了分公司,并在南京、西安、深圳和乌鲁木齐设立了办事处。(吴言)

这一切绝非用“救市”两字可以概括。从6月7日到6月13日的短短7天时间,管理层连续出台了7项刺激股市上涨的政策,其全力呵护市场的良苦用心昭然若揭。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要想让全流通这支“箭”去若流星百步穿杨,必须要有一把“强弓”作为坚实后盾。这把弓,就是证券市场环境。而从5月9日至今40余天的全流通改革表明,尚福林全力维护市场环境力造“强弓”的意图显露无遗。

5月9日,首批全流通试点企业登场。此前一天,沪、深证交所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联合发布《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业务操作指引》,详细规定了试点流程,并对相关事项作了周密安排。

一位直接参与试点企业方案设计的人士分析“选在4月29日晚上公布《通知》,完全是出于避免市场过分波动,而出于同样的考虑,管理层同时决定利用‘五·一’长假拟定试点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