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刻意遗忘败选责任引起民进党基层反感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6-02-09 05:12:01

出租车从常熟市出发行驶约40分钟,来到冶塘镇政府。记者在该政府采访时,镇政府有关人员对陈某杀害情人一案比较敏感。镇党办一位姓须的主任在反复查验记者证件后称,陈某是办事处副主任,享受副镇级领导待遇。至于陈某更多的情况,须主任不愿多说。当记者提出要采访镇党委书记时,须主任称,他们镇党委书记开会去了,不好联系。须主任在记者再三要求下,极不情愿地拨打了书记手机。不一会儿,须主任放下电话说,书记不愿接受采访。当记者问镇党委书记贵姓时,这位须主任不屑一顾地说,这个没有必要问。在冶塘镇政府,记者采访了镇政府几位工作人员,陈某杀人一事他们知道,不过镇领导打过招呼不能向外界随便透露消息,记者在与这几位工作人员交谈过程中,明显感觉到他们对陈某杀人一事是有所顾忌的。

就在记者离开镇政府之际,镇政府一位40多岁工作人员走过来,拉着记者来到一个偏僻处,在得到记者不把他姓名透露的承诺后,这位工作人员说,他和陈某比较熟,陈某与一位开美容店的年轻女子保持着情人关系,在镇政府机关已经不是什么新闻,镇政府机关不少工作人员都知道。他去陈某办公室时,还碰到过开美容店的倪敏,这位女子长的还可以。起先,陈某称该女子是来反映情况的。后来他在陈某办公室几次遇到该女子,从陈某与这位女子的谈笑表情中,发现两人关系不正常,随后,陈某和该女子情人关系逐渐公开化,陈某还公开要机关干部为倪敏的美容院揽生意。记者问,陈某与倪敏的关系难道镇领导不清楚。这位镇政府工作人员回答,据他所知,有关陈某找情人一事,有人曾向镇领导反映过,没有能引起镇领导的重视。

记者离开冶塘镇政府,来到倪敏开的美容店,此时该美容店已是人去楼空,显得较为冷清。

据美容店附近一家开餐馆的老板称,倪敏被杀后,美容店便关门歇业了,店里的小姐也各奔东西。这位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这条街上有好几家美容店,竞争比较激烈。过去倪敏开的美容店比较受气,经常有人去捣蛋,生意冷清。倪敏自从傍上陈某后,再也没有人来捣乱。美容店的生意也好起来,到她店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不少都是这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陈某是这里的父母官,他与倪敏经常出入美容店,有谁不给倪敏几分面子?

记者费了几番周折找到曾在倪敏美容店工作的王小姐,现在王小姐已在另一家美容店工作。王小姐称,老板倪敏被陈某杀害让她感到十分意外。平时,倪敏对店里员工不错,员工有什么难处她都乐意帮忙。她心直口快也讲义气,店里的小姐妹都喜欢叫她倪姐。大约三年前,陈某第一次来美容院时,当时,店里的小姐妹便看出陈某是个色鬼,在给他按摩时,他便动手动脚。后来,陈某再次来到美容店,提出要老板娘为他按摩,陈某在当地是个人物,为了巴结陈某,倪姐亲自为他按摩。干美容店生性自然风流些,陈某经常来店里,时间一长两人便好上了。倪姐自从和陈某好上后,店里的生意确实好起来了,不少客人都是冲着陈某的脸面而来的。倪姐傍上陈某后,对他很痴情,也很温柔体贴。生性心直口快好胜的倪敏,不愿这么做情人,倪姐多次要陈某离婚,陈某每次都找出各种理由搪塞应付。两人为此也发生过争吵,倪姐有时也向店里的小姐妹倒苦水。记者问陈某和倪敏的关系陈某妻子是否知道,有无来店里吵闹过。王小姐回答,陈某的妻子来店里找过陈某,不过没有在店里吵闹过,可能是为了丈夫的前程吧。记者试图采访陈某的妻子,然而陈某妻子除了向警方提供些情况,不愿向外界透露任何有关丈夫杀人的信息。

常熟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冶塘镇政府有关人员采取回避媒体采访的态度是错误的,作为一个办事处副主任采取极端手段杀人应该给予曝光。常熟市经济较发达,在经济浪潮中出现党员干部犯罪现象并不罕见。然而,应该说常熟市委对党员干部的监督有套行之有效的措施,绝大多数党员干部还是自律的,素质是高的。

之后记者欲从常熟市公安局了解陈某杀人案,该局政治部贺主任称,陈某抛尸现场在张家港市,这件案子归张家港警方管辖,该案侦破基本上告一段落,具体案情可向张家港警方了解。

张家港市公安局新闻科一位警官告诉记者:常熟王庄办事处陈某杀人一案发生在今年5月25日晚8点,陈某在办公室杀死人后将受害人尸体抛至张家港市凤凰镇凤凰山附近的河里。当地居民发现河中尸体后,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接警后赶往现场,经过对被害人身份的确实,警方仅用12小时于5月26日,将犯罪嫌疑人陈某抓获,日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陈某杀害倪敏的真正动机将很快水落石出。

江苏省检察院一位检查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近些年来,一些政府机关特别是乡镇机关的官员,生活堕落、包情人包二奶现象,已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由此引发的官员犯罪案件逐年上升,政府官员色腐败、色贿赂现象已经严重影响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威信,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受到挑战,严惩政府官员的色腐败、色贿赂的犯罪行为已成为政法机关的工作重点。像陈某这样一位基层政府官员胆大妄为,公然在办公室掐死情人,在当地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理应受到法律严惩。造成陈某犯罪原因除了他自身的思想问题以外,当地镇政府的领导也缺乏对他的有力监管,从而才造成了今天的这种悲剧。

江苏省委党校刘小兵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了他对政府官员色腐败的看法,刘教授认为造成政府官员包情人包二奶现象的原因主要是社会观念的变化。五六十年代,人们普遍“谈色就变”,觉得一旦自己和一些与性有关的事件牵扯到一起是非常难堪的。但如今的社会却大大不同,人们不仅对婚外情异常地宽容,性追求也成了一种“合理需要”,不用再特别地遮遮掩掩了,“泡妞”成为某些人在现在的商战、官场“公关”中的常用手段,“小蜜”则成为当今一些所谓的“上流社会”一种“有身份、有气派”的标志。其次一些政府官员遇到了性就成了色的牺牲品。这些政府官员并不把好色当成什么大事,他们大多数人在当官之前没有权没有势,条件不具备,而一旦升了官,有了“作案”的条件,就会放心大胆尽情表现其欲望。再次许多做官的人需要情妇来填补满足自己感情及身体上的空虚和要求。一些政府官员爬到一定的领导岗位,感觉自己的理想实现了,思想上开始颓废。于是想到用情人来满足自己的感情及身体需要。政府官员色腐败多发的年龄段在延伸扩展,而此时这些政府官员的伴侣可能也已没有了年轻时的魅力和温情,他们就需要玉人佳丽来填充他们心灵上的空虚。

本报讯(记者凌利生)琼海市龙江镇某小学关于校长给13岁女生写“情书”的传闻,给即将举行婚礼的年轻校长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该校张校长坚持称“情书”并不是他写的,他的妻子也绝对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传闻中给13岁女生写“情书”的校长张某的妻子陈女士是一名音乐教师,为了张某放弃了在万宁老家的工作,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丈夫会做出这样的事。她对记者说,“我们一天24小时都在一起,他没有时间做别的事情。我们俩感情一直很好,最近正在筹办婚礼,现在喜帖都发出去了,却碰到这样的事,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陈女士看了这封“情书”后,坚定地站在丈夫这边,她认为这信是伪造的。她告诉记者,张某的字大而且有力,“情书”写得小而且没有力气,根本不是丈夫所写。

对于小虹所说带她上电脑室看黄色录像的事,张某说,在有备课需要的时候,他会去电脑室,但绝对没有约学生晚上到过那里。

面对张某夫妇的矢口否认,此案充满了疑惑:难道一个13岁的孩子会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如果是有人要故意陷害张某,那么又是谁和他有如此大的仇恨呢?在这场风波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呢?相信真相不久就会大白,本报将继续关注。

本报讯-2005年5月31日,临高县城监大队原大队长邓善红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早在邓善红被纪委双规时,临高县就传遍了“邓善红包养了11个情妇,而且每个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他为每个女人建了一幢楼”的消息。

-记者近日深入临高县城对此传闻进行调查,在采访中了解到,邓善红的确包养过6个情妇,而且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小孩。传4个情妇各住的两层两间楼房,是由邓出资建造。

-记者见到邓善红的妻子时,她称丈夫一般都在家过夜,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包养女人。

7月8日,记者前往临高县城寻找邓善红包养的情妇。当记者向当地的朋友打听此事时,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曾听说过此事,但并不知道他的情妇住在哪里。

经过一个上午的奔波,仍无任何线索,记者也有些灰心丧气。记者中午到江南路的一家大排档吃饭时,大排档老板告诉了一条让记者兴奋的消息:“在此不远的村庄住着一位邓善红的二奶。”

当天下午,在摩的司机的带领下,记者终于找到了这栋“二奶”楼。这是一幢两层两间的楼房。记者想见这栋房子的主人,敲了半天的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当地一村民告诉记者,这栋房大约是1996年建的,女主人约30岁,生了一个男孩,但很少见到她的孩子。这位女人也很少同邻居打交道,都是深居简出。据说是邓善红包养的情妇,邓出事后,她就外去打工了。

事后,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栋房的女主人是邓善红1995年在盐城镇当镇长时包养的第一个情妇,名叫阿妹(化名)。曾在临高县某医院当过护士,临高县美台乡人,房子是在她小孩出生后盖的。是谁出资盖房,检察机关正进行调查。

找到了邓善红第一个情妇的住处后,搭载记者的摩的司机称,“在临高某书店里有一个女人是邓的情妇,这事整个临城人都知道。”

当记者走进这家书店时,几个女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装书本。为保护当事人隐私,记者不便当众说明来意,而是找到了书店的经理。该经理告诉记者确有其事,但不知道当事人愿不愿意接受采访。该经理让记者在办公室稍息,等他与当事人沟通一下。当记者去他办公室的途中回头时,看到经理正在与一位女子交谈,这位女子约25岁,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衣服,身材高挑,部分头发染成了黄色,还算楚楚动人。几分钟后,书店经理表示,当事人不愿意接受采访。

后来,记者从另一位知情人处得知,该女子是临高和舍人,姓李。1996年前后经邓善红介绍到该书店工作的,书店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1997年还为邓某生下了一个女孩,因违反计划生育,未婚生育,还受到过处罚。按时间上推算,应该是邓某的第二或第三个情妇。

当邓善红被双规的时候,他的另一个情妇王某身怀六甲,即将分娩。据曾经与邓善红经常喝酒的一位知情人讲,这个女孩来自临高东英镇,是邓善红所有情妇中最漂亮最年轻的一位。事发前,邓善红帮她安置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已经倒闭的酒店内,由自己的私人司机梁某专人负责这位情妇的生活用品供给。

随后,记者找到了留守酒店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说该酒店的209号房和219号房确实曾经住过一个孕妇,很年轻漂亮,但他们并不知道是邓善红的情妇,邓出事后不久,该孕妇就离开了。另一个见过王某的人告诉记者,不久前她在临城碰见过已经生下了孩子的王某,但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

今年25岁的符某是临高县南宝乡人。17岁那年,她从农村来到临城某酒店当服务员,不久后有人介绍她认识了邓善红,当时的邓身为临城镇镇长,出手大方,并时时对她示爱,让幼稚的她深受感动,不久后,她就将自己的处女身交给了邓某,并且为邓善红生下了一个儿子。

7月8日,记者在符某的住处找到了她,这也是一幢两间两层的楼房。符某称,1997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后,就与邓善红断绝了关系,小孩由姐姐带养,邓前几年还给孩子一些生活费,以后连生活费也没给了。他被抓起来时,自己并不知道,后来才听人说的。当记者问符某是否知道邓某拥有几个情妇时,她表示邓善红有几个情妇与自己无关,以前也并不知道。

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邓善红的几个情妇都生活在一座小小的城市内,其实大家都知道邓的行为。但邓善红从不会让这些人中的任何两个当着他的面在一起会面,再者每个人都没有名分,又受到过邓的恩惠,大家都相安无事。

见过邓善红的情妇李某、符某,了解到了他的另两个情妇阿妹及王某的情况后,记者再次发现了邓善红的另两个情妇已经为他生了小孩的事实。曾某为博厚人,为邓生下了一男孩;阿玉为临高和舍人,为邓生下了一个女孩。事后,记者了解到有关部门在对邓善红一案进行调查时,都确认了这6个人确实为邓的情妇。

关于邓善红包养了11个情妇,生养了11个小孩,可能也只不过是一种传闻。不过,在采访的过程中,有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邓善红曾将两个农村女孩调入到他所在的公司工作,这两个女孩都是邓的情妇,1998年左右同邓分手后就离开了公司,据说有一个在江南市场附近还置有房产。

一位了解邓善红的人透露,邓特别喜新厌旧。一般情况下,他包养的女人为他生下小孩后,他就很少过问了。邓善红不但包养了几个情妇,还有很多情人。他同朋友喝酒时经常吹嘘:不但能让自己的情人吃得舒服,住得舒服,而且能让这些女人性方面也满足。有时,一个晚上他得去两个女人家。

记者对此案的调查即将结束时,登门造访了邓善红的妻子陈阿姨。当记者找到邓某的房子时,不敢相信那就是他的家。相对他4个情妇的房子来说,这幢两层楼的房子显得过于寒酸,从外观上来看,有可能建于上世纪80年代。如果不是此案,没有人会相信这就是一个因受贿而被捕入狱的政府官员的家。

陈阿姨是一位和蔼的女人,看上去有50岁。她说,丈夫一般的时候都在家过夜,只是经常说自己忙要很晚才回家,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直到现在也不相信。邓善红已成年的女儿对记者说,父亲在外的行为就是整个临高县知道,自己的家人也不会知道,因为没有人会告诉她们这些。现在也不敢相信父亲在外包养女人事,相信父亲在这方面是清白的。

据记者了解,5月31日,邓善红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而逮捕,等待他的是法律对他的惩罚。

张锡铭,绰号“小黑”,现年48岁,有杀人、掳人勒赎、枪械等数十项前科。

岛内媒体报道说,岛内治安史上,赎金开价亿元的只有8件,其中3件就是张锡铭干的。据了解,为了拿到赎款,张锡铭建立“要钱不要命”口碑,只要家属配合,付了钱,他就释放肉票。1995年间首次与他的师父詹龙栏联手犯下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陈明干等二人勒索4000万元未果,之后又连续犯下多件绑架案,他的异类作案手法是“只要付钱,就不撕票”。

张锡铭每次犯案,几乎都将人质押至山区长期拘禁;付赎金过程中,均是透过黑道出面与家属周旋,至今未发生撕票案。

张锡铭从台南东山当地的小混混,变成震惊全岛、警方急欲追捕归案的枪击要犯,个性的转变,要从国小说起。

从张锡铭国小时的照片可看出,当年天真的模样,跟持枪横行的凶残形象,有着天壤之别。张锡铭的父亲是板模工人,母亲是标准的家庭主妇,拉拔着身为长子的张锡铭、弟弟,还有两名妹妹长大。

张锡铭念国中时不爱念书整天逃课打架,最后被迫休学,也面对人生的转转点。张锡铭北上找工作,四处受到欺负,最后回到东山老家,跟着角头搞赌场,成为当地小混混。

邻居表示,当兵时张锡铭应犯事被警方侦办,关了三年出狱后,张锡铭曾经和同学在台南新营合开服装店,或许是经营不善,一年后张锡铭再度走回当混混的日子。最后拥枪自重,变成枪击要犯。

2004年7月26日,台湾南部爆发了有史以来火力最猛的警匪枪战。警方与张锡铭发射了至少3000发子弹,张锡铭依靠强大火力和对地形的熟悉,硬是从300多名特警的包围下从容脱逃。

逃亡时的张锡铭,根据警方掌握,不近女色,也不爱喝酒,因此加深缉捕时的难度。张锡铭小心行事,或许也因为整天活在与警方斗智的压力下,有消息指出,张锡铭吸毒排解压力,染上毒瘾。综合

1995年枪杀台南新营军火贩许金德;绑架泰雅度假村董事长、助理索价2亿元;

1996年枪杀台南新营东方酒店董事长林庆益;绑架台南白河陈姓夫妇索价1亿元;

2004年南投草屯绑架中兴广播电台DJ洪俊彦,勒索1亿元,肉票脱逃,未得手;

台南市绑架国光、大佳当铺老板郑进富,勒索3000万元,得手1500万元,肉票被警方救出;

台南七股绑架和欣客运少东杨尚书,勒索3600万元,得逞,肉票获释;张锡铭、林国忠等持AK47步枪、手榴弹到国光、大佳当铺开枪及纵火示威,在大寮遇警方围捕,双方驳火3000发,张锡铭脱逃、林国忠就逮;

2005年传绑架台南县长吴健保、“议员”李全富,勒索3000万元,当事人否认;

国际在线消息:7月12日,德国消防人员借助起重机将一名突然发病的体重250公斤的肥胖妇女从家中顺利救出。

救援人员曾试图用特制担架将这名妇女抬下来,但没有成功。他们又从消防队召来了一台起重机和一位受过特训的高空救援人员。两个小时后,这名妇女被从窗户救出,随后被特大号救护车送往阿尔托纳医院。据悉,用起重机救援病人在当地尚属首例。

消防队发言人皮特·布劳恩透露,几乎每周都会为帮助一些肥胖者而动用特殊设备,将来对这些设备的使用将会更加频繁。

时报讯(记者程潇龙)昨天中午12时许,广州市海珠区宝岗大道恒龙苑小区,疑因家庭琐事或情感问题,一妇女端坐在10楼阳台上作跳楼状,警察、消防人员及其家人苦劝5小时,直至下午5时48分,该妇女最终有惊无险地跳入救生气垫内。警方正就此事在进一步的调查处理中。

昨日中午2时,记者接到报料后,迅速赶到海珠区宝岗大道的事发现场,多名交警在路口疏导交通,恒龙苑小区主要的出口已被警方封锁,数台消防车与消防人员在现场严阵以待。出事的高楼是座商住楼,其中3层是商业群楼,从群楼经过一个平台后,四楼以上才是住宅楼。而楼下附近围着数百居民与过往路人,人人面带惊悸议论纷纷。记者跟着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到,住宅楼的第7层一个阳台边缘上,一名穿牛仔裤的女子双脚伸出阳台,半个身子悬空着,其处境之危险着实令人捏一把汗。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女子端坐在狭小的半圆形平台上似乎神态自若,一边甩动着两腿一边与楼内的人“聊天”。

现场一些知情的居民称,该女子30岁左右,疑因家庭琐事或情感问题,中午12时左右突然攀到阳台外,小区保安人员发现后,急忙拨打了“110”报警,10多分钟后,警方与消防部门迅速赶到现场。几个便衣人员跑上出事的楼层,对半个身子悬空在阳台外的这名女子进行耐心地劝说,消防人员也迅速在群楼平台上展开救生气垫。

记者在现场看到,楼上的谈判者,似走马灯般换了一拨又一拨,足足有十多拨人,最后有6人出动相劝,但阳台上的女子始终不为所动。其间,还有一名穿绿背心的女子递给她一个包,那名妇女从包内拿出手机不时地打电话。现场气氛始终很紧张,楼下警察们也忙得一身是汗。

17时48分,阳台上的女子身子突然向后一仰,然后飞速坠下,下坠期间她的双腿擦到四楼平台上一小建筑物的外沿,然后又落进消防部门展开的救生气垫中。现场的医护人员立即将跳楼女送往医院。

2005年6月,当大河原孝一、高桥哲郎等4位日本侵华老兵再次踏上去中国的谢罪之旅时,更多熟悉的名字,藤田茂、富永正三……没有出现,因为他们的接连去世,忏悔者的身影日益孤单。而一直站在日本谢罪老兵背后,为还原侵华历史鼓呼不断的“中国归还者联合会”(由获释回国的日本老兵组成,简称“中归联”),解散也已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