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红后谨慎看高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7-03-07 21:50:25

4.本公司董事会将申请自相关股东会议股权登记日的次一交易日起至改革规定程序结束之日公司股票停牌。

本报讯(通讯员朱芸锋)已经过去的国庆七天大假,对西南大学(荣昌校区)大二本科学生苟宗岱来说收获颇丰:蹬了7天三轮车,每天都有一百多元的进账,为自己的生活费和家里的开销大大的赚了一笔。

小苟的家在四川广元市,父亲几年前去世了,家里有近60岁的母亲、体弱多病。贫寒的家也需要小苟支撑——给母亲寄钱吃药,维持家里开销。

小苟蹬三轮车开始于今年寒假。但就在第一天,他不小心碰了别人的摩托车,赔了别人100多元。小苟说:“出事后,我真不想再蹬三轮了,那天别人看我的眼光,我终身难忘。”

但沉重的经济压力让小苟没有选择的权利,一到周末,他就守候在荣昌县城农贸市场的门口,等待领取三轮车。为挣钱,其他车夫一天蹬四五个小时,而小苟通常是蹬十个小时以上,“因为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钱,我必须挣更多的钱。”

小苟昨天说,缴了租车费后,每次约有三四十元的收入。寒暑假几个月的时间可以挣4000多元的学费,平常周末两天挣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还辛苦两年。”小苟心里计划着,“辛苦挣钱就为了读书,如果我的学习不好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小苟每天跑完三轮早上交了车回学校后,稍稍休息就会来到学校自习室,认真学习。天道酬勤,进大学后,他每年都能拿奖学金。小苟说:“再苦再累,我也有信心把剩下的两年书念好。希望毕业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多尽孝心。”

本公司董事会根据非流通股东的书面委托,编制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摘要。本说明书摘要摘自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全文,投资者欲了解详细内容,应阅读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全文。

本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由公司A股市场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之间协商,解决相互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证券交易所对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所作的任何决定或意见,均不表明其对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及本公司股票的价值或者投资人的收益做出实质性判断或者保证。任何与之相反的声明均属虚假不实陈述。

1、截至本说明书签署日,尚有一名非流通股股东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就本次股权分置改革事宜未明确表示同意,该股东持有公司非流通股442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62%,占非流通股份总数的2.53%。为使公司股权分置改革得以顺利进行,公司非流通股股东永鼎集团同意,如在股权分置实施日时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仍未明确表示同意,对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的对价安排先行代为垫付。代为垫付后,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在办理其所持有的上述非流通股股份(包括该部分股份所衍生派送的股份)上市流通时,应当事先向永鼎集团偿还代为垫付的款项,征得永鼎集团的书面同意,并由公司向证券交易所提出该等股份的上市流通申请。

2、永鼎集团持有永鼎光缆12,446.04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74%)非流通股,其中8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8%)已质押给中国工商银行吴江市支行,质押期限为从2005年7月1日至2006年6月30日。

鉴于永鼎集团持有的不存在被质押、冻结、托管和权属争议情况的股份为11,607.0462万股,远大于执行本次对价安排所需的2,084.9086万股,永鼎集团已承诺履行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所确定的义务,因此,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的股权分置改革及永鼎集团执行本次对价安排。

3、为防止非流通股股东用于执行对价安排的股份被质押或转让,影响到股权分置改革的进行,提出改革动议的非流通股股东承诺:在本次股权分置改革完成之前,不对目前持有的不存在权属争议、质押、冻结的永鼎光缆股份进行质押、冻结、转让或其他任何影响本次股权分置改革实施并完成的处置,以保证对价安排的顺利执行。

4、本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方案需经参加本次相关股东会议表决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并需经参加相关股东会议表决的流通股股东所持表决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存在无法获得相关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的可能。

5、本公司流通股股东除公司章程规定的义务外,还需特别注意,有效的相关股东会议决议并不因某位股东不参会、放弃投票或投反对票而对其免除。

公司非流通股股东以向A股市场流通股股东支付一定数量的永鼎光缆股票作为对价安排,换取所持有非流通股在A股市场的上市流通权。改革后公司不存在非流通类别的股份。

对价方式及数量:非流通股股东将向流通股股东支付2,925万股永鼎光缆的股票,流通股股东按其持有的流通股股数每10股获付3股。支付完成后永鼎光缆的每股净资产、每股收益、股份总数维持不变。

(1)提出股权分置改革动议的非流通股股东承诺,其持有的非流通股股份自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之日起,在十二个月内不上市交易或者转让;

(2)持有公司5%以上的非流通股股东永鼎集团承诺:通过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的股份数量,每达到永鼎光缆股份总数百分之一时,自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两个工作日内做出公告。

2、除法定最低承诺外,公司第一大非流通股股东永鼎集团还作出如下特别承诺:

(1)永鼎集团在所持有的原非流通股股份自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之日起12个月内不上市交易或转让的承诺期期满后,通过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该等股份,出售数量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在十二个月内不超过百分之四,在二十四个月内不超过百分之八。

(2)如在本次股权分置实施日时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仍未明确表示同意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永鼎集团同意对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的对价安排先行代为垫付。代为垫付后,北京市电信器材公司在办理其所持有的原非流通股股份(包括该部分股份所衍生派送的股份)上市流通时,应当事先向永鼎集团偿还代为垫付的款项,征得永鼎集团的书面同意,并由永鼎光缆向证券交易所提出该等股份的上市流通申请。

(3)永鼎集团承诺,在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中,如出现非流通股股东因故无法履约执行对价安排的情形,永鼎集团将先行对该股东的执行对价安排代为垫付,被代付对价的非流通股股东在办理其持有的非流通股股份上市流通时,应先征得永鼎集团的同意,并由永鼎光缆向证券交易所提出该等股份的上市流通申请。

3、作出承诺的永鼎光缆非流通股股东均做出如下声明:"本承诺人将忠实履行承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除非受让人同意并有能力承担承诺责任,本承诺人将不转让所持有的股份。"

1、本公司董事会将申请相关证券自10月10日起停牌,最晚于10月20日复牌,此段时期为股东沟通时期;

2、本公司董事会将在10月19日(含本日)之前公告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沟通协商的情况、协商确定的改革方案,并申请公司相关证券于公告后下一交易日复牌。

3、如果本公司董事会未能在10月19日(含本日)之前公告协商确定的改革方案,本公司将刊登公告宣布取消本次相关股东会议,并申请公司相关证券于公告后下一交易日复牌。确有特殊原因经证券交易所同意延期的除外。

4、本公司董事会将申请自相关股东会议股权登记日的次一交易日起至改革规定程序结束之日公司相关证券停牌。

26岁的郫县农村妇女张芳(化名)6日经历惨痛的遭遇,在一家医院当电梯工的她在值夜班时被人强暴。目前,警方正加紧破案,院方表示不会推卸责任。

据介绍,张芳在省第五人民医院当电梯工。按照工作要求,晚上她就住在电梯对面一间小屋子里,一有急诊病人就起床开电梯。6日晚11点过她休息以后,一男子以急诊要求开电梯的名义骗开她的房门,反锁后将她强暴。

7日上午,张芳的朋友陪她到黄瓦街派出所报了案。之后其丈夫周某和亲戚朋友都赶到了医院,提出张芳在工作期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人身受到极大侵害,医院应该负责,家属目前已向医院方提出了精神损失索赔的要求。

对此,医院总务科科长吴思平表示,医院高度重视,决不会推卸应负的责任。张芳报案的当天,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了勘查。记者代建军

1、本公司第一大股东许继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本公司的股份为国有法人股,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中,对该部分股份的处置尚需要河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审批同意。

2、相关股东会议投票表决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须经参加表决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并经参加表决的流通股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存在无法获得表决通过的可能。

3、本公司为方便股东参与投票,安排了现场和网络两种投票方式,同时还作出了董事会征集投票权的安排,敬请投资者关注有关公告,选择自己方便的投票方式。

4、本公司流通股股东除公司章程规定义务外,还需特别注意,若股东不能参加相关股东会议进行表决,则有效的相关股东会议决议对全体股东有效,并不因某位股东不参会、放弃投票或投反对票而对其免除。

许继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全体非流通股股东同意向流通股股东按一定比例送股作为对价安排,以换取其非流通股股份的流通权。根据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本次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股权登记日登记在册的流通股股东每持有10股流通股将获得非流通股股东支付的3股股票;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实施后首个交易日,公司非流通股股东持有的非流通股股份即获得上市流通权。方案的实施并不会影响本公司的资产、负债、股东权益、每股收益、每股净资产等财务指标,但影响本公司的股本结构。

(一)法定承诺:全体非流通股股东承诺将遵守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履行法定承诺义务。

1、许继集团有限公司承诺在自改革方案实施之日起12个月期满后的24个月之内,所持股份不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

在上述承诺期期满后,许继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股份,出售数量占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在12个月内不超过5%,在24个月内不超出10%。

2、全体非流通股股东承诺在限售期满后,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出售原非流通股份价格不低于8元/股(当公司送股、转增股本、增资扩股、配股、派息等使公司股份或股东权益发生变化时,对此价格进行除权除息处理)。

承诺人如有违反承诺的卖出交易,承诺将卖出资金划入许继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帐户归全体股东所有。

(三)本次相关股东会议网络投票时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进行网络投票的具体时间为:2005年11月9日—2005年11月11日每交易日上午9:30—11:30,下午13:00—15:00;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互联网投票系统投票的具体时间为:2005年11月9日9:30至2005年11月11日15:00期间的任意时间。

(一)本公司股票自10月10日起停牌,最晚于10月20日复牌,此段时期为股东沟通时期。

(二)本公司董事会将在10月20日之前(不含本日)公告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沟通协商的情况、协商确定的改革方案,并申请公司相关证券于公告后下一交易日复牌。

(三)如果本公司未能在10月20日之前(不含本日)公告协商确定的改革方案,本公司将刊登公告宣布取消本次相关股东会议,并申请公司股票于公告后下一交易日复牌。

(四)本公司董事会将申请自相关股东会议股权登记日的次一交易日起至改革规定程序结束之日公司股票停牌。

9月19日上午,本报曾报道过的哈市一个“女子无性组织”的组织者吴梅(化名)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她和哈市一个“男子无性组织”的组织者准备联合组织一次哈市“无性主义者”的相亲会,问记者有没有兴趣参加。获此消息,记者立即与吴梅相约于当日下午在哈市道里区尚志大街的一间茶楼见面。

15时,记者准时与吴梅见面,与吴梅同行的还有他的合作者、“男子无性组织”的组织者——李辉(化名)。据介绍,李辉今年38岁,一直在哈市的餐饮业发展。待大家都坐定以后,吴梅和李辉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组织这次相亲大会的缘由和具体形式。

吴梅说,据她的了解,哈市的“无性主义者”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因为先天或后天意外所致的性功能有障碍的人;另一类就是因为各种原因从主观上恐惧、厌倦从而拒绝“性”的人,这类人人群在“无性主义者”中占大多数。自从本报报道了她们“女子无性组织”的聚会情况以后,很多成员怕造成不好影响退出了该组织,剩下的对此事并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找一些寄托是很自然的。而且,有很多离婚的、未婚的“无性主义者”通过种种途径找到她并且加入了该组织。“我在5月份的时候和老公离婚了,过了几个月的单身生活后,感觉很孤单。虽然以前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性生活,但最起码家里还有个人、有种寄托。离婚以后,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就我自己一个人,感觉很不是滋味。”吴梅说,“前一段时间,我上网的时候看到南京有人举办了一次‘无性主义者’的相亲大会,感触很深,也想找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作为终生伴侣。所以,我就在我们的一次聚会上提出了这个想法,没想到得到了绝大部分成员的支持。所以我就联系了李辉,开始筹划这次相亲。”

李辉告诉记者,他们组织有18个人,其中大部分都曾经有过婚史,也有个别未婚的。有过婚史的人中间有几人还带着孩子。“吴梅把想法和我说了以后,我和其他成员一说他们就同意了。”李辉说,“虽然我们对性不感兴趣,但除了这点以外我们毕竟还是正常人,也有爱的权利与结婚的权利。为了能使婚姻持续得长久,所以我们想选择‘同种人’在一起生活。”

吴梅也对记者说:“我们现在也看开了,不再避讳什么。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与习惯。我们选择无性的婚姻,也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因为我们也需要爱,需要伴侣,需要在老了的时候有人照顾。所以我希望大家能以平常心来看待我们的选择。”

最后,吴梅和李辉告知记者相亲的时间和地点,邀请记者参加。但由于种种原因,还是需要记者隐瞒真实身份以“无性主义者”的身份参加相亲……

9月21日9时,记者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位于哈市道里区经纬街附近属于李辉产业的一家茶楼。因为是上午,记者进入大厅以后没有发现客人。说明来意以后,服务员将记者领进了一间包房。包房长约20米、宽约8米,在屋子的中央有一张长长的会议桌,桌子两旁摆满了椅子,桌上摆放了一些水果和干果,屋内已经有包括吴梅和李辉在内的6女7男等候在这里了……

9时30分,包括记者在内的13位女士和15位男士全部到齐了。当男女分别在桌子的两旁坐下以后,相亲大会也正式开始了。李辉和吴梅各说了一段开场白,就分别坐在了桌子的两端,让大家以一男一女穿插的形式分别开始进行自我介绍。开始几位自我介绍的人还比较拘谨,简单说几句就结束了。但后来在李辉和吴梅的引导下,大家也越来越放开了,说的也越来越多,不但将自己的基本情况介绍给了大家,有的还说明了自己的择偶条件,甚至有人还在介绍自己的时候特意说明为什么会变为“无性主义者”等等。吴梅和李辉见大家渐渐进入了状态,就各自将茶具拿了出来,冲起了功夫茶……

在他们进行介绍的同时,记者暗自计算了一下,除去记者、吴梅和李辉三人外的25人中,年龄在25-30岁之间的有11人,在30-40岁之间的有13人,40岁以上的只有一人。而且从他们的自我介绍可以了解到,这些人的个人条件都比较优越,大部分是公司或企业里的白领或金领,还有的自己有公司或者产业,少数几个没有工作的也因为有遗产或离婚所得等种种原因有着不错的经济基础。

10时40分,所有人的自我介绍都基本结束了。这时,吴梅和李辉的茶也冲好了,他们一边招呼大家喝茶,一边让参加者开始自由配对聊天,以便加深了解。经过自我介绍的20多位男女相互之间已经不像开始那样陌生了,他们分别找到自己比较心仪的对象,双方边喝茶边聊天,整个包房里俨然是一幅茶话会的景象,气氛既平和又安详,完全没有普通那些见面会的喧嚣和热闹。

12时10分,相亲会基本结束,参加者纷纷离开茶楼。据吴梅和李辉介绍,今天的效果很显著,据他们统计,至少有七对男女互相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这其中还不包括一男被众女约或一女被众男约的情况。

参加“无性相亲”的人寻找生活中的另一半,选择一个真正的“无性婚姻”,这在一般人看来也许无法理解,但是当记者真正走近他们身边,聆听他们心声以后,才了解了他们真正的想法和目的:其实他们的心情就像与会者陈先生所说的一句话那样——“多想有个家,有一个生活中的她。吃饭时给她添饭,睡觉时给她盖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