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80万元黄金首饰劫案告破四嫌犯落网组

陕西省妇幼保健院

2017-01-17 12:39:46

根据计划,今年南三油库将从俄罗斯承接原油1200万吨,明年将增加到1500万吨。这些原油将从南三油库进入输油管道,流向大连、秦皇岛等地。让田永利苦恼的是,就在南三油库附近数公里处,林园炼油厂250万吨炼力的装置却因为无油可炼而闲置着。

据记者了解,林园炼油厂原是中石油下属的炼化企业。两年前,由于中石油进行企业内部资源整合,将原拨给林园炼油厂的原油转拨到其他企业炼制。林园炼油厂250万吨的炼力于是一直闲置。

2004年,台湾化工大王王永庆来大庆考察,对这个项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准备出资数十亿元在当地发展石化深加工。一个前景可观的规划在大庆市领导人的心里成形——依托王永庆的投资,以林园炼油厂为核心建立一个大庆新石化城,争取达到每年1000万吨左右的炼力。

田永利的心里有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增加俄罗斯原油在当地的留量;二是增加大庆原油在当地的留量。这两种方案任选其一都可以让大庆新石化城由蓝图变成现实。

“要说可能性,这两种方案都够呛,因为原油都在中石油手里掌握着。”田永利说。

“王永庆来时,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个人一起出面,亲自陪同。当然希望他能在大庆投资。现在没了下文,大家都觉得挺惋惜的,但是也没有办法。”大庆市一位政府官员说。

“每次出去招商,一听说是大庆的,好多人眼睛就亮了,谁都知道大庆地下有石油啊。但是一谈到实质性问题,往往他们就失望了,因为大庆作为地方政府,对资源没有处置权。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特别难受。”郭德林说。

多年招商经历让郭德林认识到,在外商眼中,大庆的吸引力并不在于优惠政策,而在于能不能就丰富的石油资源进行实质性合作。

如此就形成了大庆招商工作一个苦恼的节点:地方经济薄弱,对外来投资较难产生吸引力,而有强大吸引力的石油化工,大庆市政府又无权处置。郭德林告诉记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么多年虽然大庆非常重视招商引资工作,也花了很大的财力精力,但是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大庆市招商局的统计数字表明,2003年,大庆市招商项目中,投资规模超过亿元的30个,2004年,这个数字是39个,其中大多集中在生产加工、餐饮服务、养殖业等。

“中小项目比较多,超过10亿元的项目基本没有几个。大庆要是体制的问题不解决,很难把全球500强、中国100强企业吸引过来。”郭德林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告诉记者,大庆转型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体制。“现在全国都是市场经济了,但是大庆90%还是计划经济,许多事情做起来都非常困难。”

今年“两会”期间,作为大庆转型“妙方”之一的《做大做强大庆石化产业建议方案》由大庆市政府提交到国家发改委和中石油集团。报告希望中石油能够调整在大庆的工艺路线,延长产业链,做好石化产品深加工,同时将大庆石化产业的发展列入中石油正在制定的“十一五”规划中。

“这些化工原料可是好东西!”大庆市可持续发展办公室副主任高金龙告诉记者。这位84届的哈尔滨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生对化工已经很是熟稔。

他说的化工原料是指原油炼制为成品油后的剩余物——三烯三苯化工原料。高金龙希望能有更多的化工原料留在大庆加工,发展大庆的石化产业。

爱算账的高金龙给记者列了一笔账:现在大庆每年成品油产量在800多万吨,而黑龙江省全省的成品油市场在350万~400万吨。满足本省需求之外的成品油大多运往广西等中国西南地区销售。从东北到西南,运距长达数千公里,也大大提高了成本。而调整炼油工艺,多出化工原料就能减少成本,增加化工产业的收益。

高金龙还希望能把化工原料的产业链延长。他介绍说,这些化工原料,国外可以生产出数千个品种的产品,就国内的生产技术来说,也能生产数百种。但是大企业出于自己的考虑,往往把化工原料直接聚合,生产成聚乙烯、聚丙烯,然后销售到各地。

“大企业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们老想着,既然这个产品(聚乙烯、聚丙烯)供不应求,我干吗还费劲去延长那个产业链呢?”高金龙说。

一位参与《做大做强大庆石化产业建议方案》的大庆市政府官员称,至今还没有得到中石油的反馈意见。“可能他们会有些反感吧,你一个地方政府,怎么来干涉我这么大一个企业的发展路线?”

不管是调整工艺路线还是延长产业链条,高金龙清楚,这个问题和当地石油大企业协商是不可能得到解决的。现在的国有石油企业实行高度集中管理,计划统定、产品统销、资金统筹,各地的中直企业独立经营权十分有限。

一位石油系统的中层干部告诉记者,别看我们企业规模这么大,其实就整个集团来说,就是一个大生产车间,很多事情都得上面定。

大庆市多年来努力争取的40万吨润滑油项目,至今尚未如愿。据记者了解,大庆的原油高含蜡低含硫,很适合生产高质量的润滑油。但在中石油的整体规划中,并没有将润滑油列入在大庆的重点发展方向。

“我们说你们不做,市里来做,但是他们不同意,我怎么可能把我的原料给你,然后培养一个我自己的竞争对手呢?”高金龙说。

4月下旬,一份题为《关于解决现行石油成品油流通体制存在问题的函》的报告递到黑龙江省地方石油协会会长赵友山的手上。

这个以大庆市经委的名义发出的报告历数了地方炼化企业遭遇的种种不公正待遇,提出要求将大庆市列入石油成品油流通体制改革试点。申请的核心就是希望能在石油垄断的现状下,给大庆当地争取到一定的资源支配权。

与报告同时送达的还有两份分别来自黑龙江石油化工厂和大庆联谊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情况汇报。这两个企业是大庆市仅有的两家地方炼油企业,其中黑龙江石油化工厂是省属企业。

1998年国家实行石油流通体制改革时,按照规定,年生产能力在50万吨以下的炼油企业可以归属地方政府。但是,由于此后实行了资源统一配置、运输统一组织、价格统一制定、销售统一结算的“四统一”政策,黑龙江石油化工厂等企业和全国各地的地方炼化企业一样,陷入了困境。

“从原油供应到你的成品油销售,都是由垄断企业定,你地方企业根本就没有什么独立权。稍不留意,违反了规定,他就会卡你。”一位地方石油企业负责人说。

黑龙江石油化工厂曾经就是一个被卡的例子。2001年,中石化作为后来者进入了东北这个原属于中石油的传统阵地。为增加效益,黑龙江石油化工厂在完成中石油油品调拨计划之外,将部分成品油供给了中石化在黑龙江省的几家联营企业。此举被中石油认为是违规经营。黑龙江石油化工厂遭受了严厉制裁——停供原油。

“遇到这样的事就得赶快找关系疏通,不然对企业来说就是死路一条。”黑石化一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

在这样的经营环境下,原本盈利的黑龙江石油化工厂自1998年以来年年亏损,每年亏损额近5000余万元,资产负债率超过了120%。

赵友山因为曾多次上书反映民营油企夹缝生存困境并得到总理批示而被民营油企视为利益代言人。在接到大庆市经委试点申请的一个月之前,他刚刚向国家发改委递交了要求将黑龙江省列为石油流通体制改革试点的申请。

“打破垄断是大势所趋。现在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对改革石油流通体制也非常关注。列试点的工作也正在进行调研。所以我看到大庆的申请报告很高兴。大家齐心协力去争取一件事,就一定能做成。”赵友山很有信心。

晨报讯(记者李若愚)最近,中国外汇储备飙升到7110亿美元。而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中国的资金事实上是在持续地净外流。这再度引发中国在国际资本流动中是否“亏了”的疑问。

中国宛如国际资金流动的“中转站”:一边是外资持续涌入赚取高额回报,推高外汇储备余额;一边是中国的资金持续多年净外流,而投资回报率偏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宋国青把这种现象称为“一江春水向西流”。

中国真的亏了吗?专家认为,在中国现有的金融环境下,这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外汇储备来自外商直接投资、对外贸易顺差及进入中国的国际游资。一个月前,央行发布的2004年年报披露:到2003年,我国已连续10年资金净外流,10年来国外净运用我国资金累计达到1.72万亿元。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员刘维明指出,中国资金净外流是巨额外汇储备对外投资引起的,并不是说国内企业的资金多得用不了。

这并不是一个悖论。刘维明解释说,在现行外汇制度下,境外资金进入中国时必须兑换为人民币,由央行把外汇买下,形成外汇储备。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殷剑峰博士介绍说:“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国债,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不到5%。”与进入中国的国际资本获得的高额回报相比,中国运用外汇储备投资取得的收益显得颇低。

对此,央行年报的解决方案是,加紧研究建立灵活的人民币汇率机制,满足企业和个人合理的用汇要求,降低国内资金净外流的水平。殷剑峰则认为,不能苛求外汇储备对外投资所获回报的高低。投资美国国债虽牺牲了部分收益,但能够规避风险。“由于我国国内金融体系处理风险的能力较低,这里存在一个风险和收益相交换的问题”。美国国债风险低,变现能力强,且与欧元区和日元区相比,美元区经济仍处于强势地位。

“火电在电力生产中占的比例太高了,我们现在的电力结构对火电依赖太严重。”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毛亚杰告诉记者。目前在中国电力结构中,火电比例超过了70%,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强大电力需求让煤电双方不堪重负。

统计数据显示:2003年全国原煤产量完成17.36亿吨,同比增长24.6%。2004年前10个月中国煤炭产量达到15.7亿吨,同比增长约19%,全年产量将达到20亿吨。

这个数字目前居世界第一。即便如此,仍然不能满足需要:2004年4月全社会煤炭库存为9800万吨,是20年来最低点,5月底直供电场存煤只能维持8天左右。为了维持生产,电厂四处寻煤。发改委、交通部也相继采取“截煤”、增派车辆等措施保障电煤供应。发生这种情况的一个背景是:中国煤炭超过60%的产量用来发电。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高级工程师沙亦强认为,世界上少有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如此依赖于煤炭。世界银行1995年统计指出,世界上每使用3吨煤,就有1吨是在中国烧掉。

在巨大的生产压力面前,煤电双方被动地疲于生产,导致近年来矿难不断。2004年11月陕西铜川发生了四十年来伤亡最严重的矿难。事后调查发现,煤矿在井下着火的情况下坚持生产。在这样的情况下,提高煤矿现代化水平、实施安全生产从何实现?

这就不难理解这样的数字:目前全国煤矿平均资源综合回收率只有30%左右。小型煤矿和乡镇煤矿的回收率只有10%~15%,而火电厂供电煤耗比国际先进水平高出27%强。煤电陷入了粗放型扩张和增大外延的增长方式。

2005年初,在秦皇岛煤炭定货会上,煤电双方明争暗斗为煤炭价格展开了激烈博弈,但煤电关系不顺或许并不是中国煤电事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高级工程师沙亦强担忧地表示,根据最新统计,我国可用煤炭总储量接近1900亿吨,如果维持2004年预计的19亿吨,可以开采100年。但是如果再除以目前不到40%的资源回收率,实际上每年将耗用50亿吨煤炭,这样计算,1900亿吨煤炭也只能用40年左右。

很难想象到2050年耗光煤炭是个什么概念,但这决非危言耸听。就在煤电双方为价格争执不休时,一份关于中国煤炭的调查报告———《我国煤炭城市采空塌陷灾害及防治对策研究》上报给中央和国务院。报告显示,截至2004年12月3日,全国煤矿累计采空塌陷面积超过70万公顷,其中重点煤矿平均采空塌陷面积约占矿区含煤面积的十分之一。

有专家预测,以现有条件年产20亿吨煤炭已经达到极限,到2020年煤炭将面临巨大缺口。中国电能单从煤炭本身已经无法寻求突破,必须要寻求新的代替能源。

发展水电是破解这种困局的重要手段,毛亚杰说。他认为,东低西高的独特地形使中国蕴涵了巨大的水能,是目前可再生资源的主力军。

据统计,我国水电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为3.9亿千瓦左右。但目前仅仅开发了不到1亿千瓦,开发潜力巨大。而目前世界不少先进国家,比如瑞士有60%的电力来自于水电。

毛亚杰乐观地表示,目前我国电力总装机不到4亿千瓦,如果水电全部有限开发将基本能够满足需求,将极大缓解当前火电紧张局面。并且,水电价格的趋势是逐步降低,跟火电逐步上涨截然相反。目前,水电是平衡电价的最重要因素。对不少电网的统计分析表明,电网的利润主要来源于水电。

发展水电有一个问题是周期长,因此需要有战略的前瞻眼光,至少要往前看5年以上。毛亚杰表示,近两年水电发展很快,但上世纪90年代的发展过于缓慢。从1992到1998年间,每年只有一两个几十万千瓦水电项目开工。直到2000年发改委对发展水电的思路才真正清晰起来。

丧失了未雨绸缪的机会,当用电高峰来临,大力发展火电成为了必须的选择,这又引发了煤电的一系列问题。“像广西龙滩水电站,400万千瓦的装机,1997年就具备开工条件,但被压下了。如果建了,现在刚好赶得上当地用电高峰,这样的电站我可以举出好几座。”毛亚杰惋惜地表示,现在只能是望梅止渴。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高级工程师沙亦强说,大力发展水电势在必行。但根据专家预测,中国要初步实现现代化,至少需要人均一个千瓦的电力,以2002年15亿人口计,将有15亿千瓦的需求。以这个数据看,水电即使全部开发也只是杯水车薪。

2004年,就在中国电力大面积告急之时,一个汇集了发改委能源局官员、电监会官员、电力企业领导人、电力专家参加的“科学电力发展观”研讨会悄然举行。官员、学者在会上的发言,清晰描绘出了电能困局的破解之道。

广东核电集团公司计划发展部处长丁震行在会上表示,积极发展核电是必然选择。毛亚杰认为,水电核电互补是将来电力的优良选择。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新能源与农电处处长史立山对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寄予厚望。风能是其中的重点项目。据分析,中国有20%的土地上有丰富的风能资源,陆地可开发装机总量月2.5亿千瓦,海上风能则有7.5亿的装机容量,可开发总容量达到10亿千瓦。这样大的储量让国外不少专家也发出艳羡的惊叹。

生物质能也受到了专家们关注。作为一个能业大国,中国仅可用做能源的农作物秸杆就有3.5亿吨,而总量相当于5亿吨标准煤。

记者采访的几位专家也对可持续能源快速发展不太看好。毛亚杰表示,核电、风电由于初期生产价格较高,需要国家扶持才能获得发展,但来自政府部门的信息并不乐观。水电到2020年预计装机总容量1亿千瓦,风能为2000万千瓦,生物质能仅2000万千瓦,太阳能仅仅为100万千瓦。这是一位政府官员透露的发展规划。